曄豔

【峰霆】與你相愛的33件事- 18

Patt18 瘋狂的事

 

「李易峰,里友要去上”愛笑”這個節目嗎?」喝著李易峰帶給自己的星巴克冷飲,陳偉霆咬著吸管發出”簌簌簌”的聲音,問著身邊的男人。

「嗯……」李易峰低吟了一聲,他記得這是個能讓藝人偶像包袱全數掉盡的節目,除非他有主動想去上的意願,不然這種類行的活動,經紀公司是不會特意幫自己安排的。

「怎麼,你要去上啊?」

「對呀!阿諾建議我多上些節目,讓大家認識我,里有沒有去上過哇?」

「我是沒上過那個節目,不過…這次我也會去上,一塊去玩吧!」李易峰邊說邊動手傳了一封訊息給自己的助理,訊息寫著短短幾個字:”古劍奇譚要上的愛笑節目,我也會去上,幫我安排。”

「真噠?那多好,又可以一起玩咯!」

「嗯,不過我記得那是個有點像整人的節目,你好自為之吧!」李易峰一臉局外人的模樣淡淡地說道。

「你住幾才要好至為之吧,我跟我朋友都玩的比節目上更瘋狂呢!才不怕呢!」

聽到陳偉霆自豪的話,李易峰嘴角錯愕的直抽抽,他究竟跟朋友會玩什麼瘋狂的事啊?

「喂喂,你都跟你朋友玩什麼瘋狂的事,給我老實交代!」敵不過心中的好奇心,李易峰忍不住問道。

「為什麼要告訴里?」

「我也是你好兄弟,我想知道。」

「補咬,改天我心情好再告訴里。」

「好傢伙,你以為我沒辦法治你嗎?」李易峰手長腳長的困住坐在沙發上的陳偉霆,在對方耳朵吹了幾口氣,果然某人受不了的開口求饒。

「救命呀、救命呀,哇哇~~好癢!哈哈哈!」他的全身上下都不太怕癢,但就唯獨耳垂這個位置,別人一吹氣他究癢得受不了,所以被李易峰這樣折騰他已經笑到有點氣虛。

「那你就乖乖告訴我,你們都玩些什麼啊?嗯?」對陳偉霆的弱點瞭若執掌的李易峰,自然不會輕易饒過挑戰自己耐心的對方。

「你們在幹嘛啊?」阿諾發現一進到陳偉霆暫住的飯店,便聽到陳偉霆笑到快斷氣的笑聲,想說這傢伙又發什瘋才笑得這麼誇張,豈知,竟然不是因為看影片、刷微博才笑成這樣,而是被李易峰困在沙發上而瘋狂發笑。

這都是個什麼情況啊?

阿諾有點無言的看著兩人,在陳偉霆真的笑到會斷氣的時後,決定提出疑問。

「欸?阿諾你來啦?」李易峰放開已經只剩下喘氣聲的陳偉霆,然後拍了拍對方的背,打算讓笑到連命都快沒有的人順順氣。

「李易峰…哈哈,我認輸了,下次不敢再跟里玩咯,好恐怖!」完全笑到一個無力的狀態,陳偉霆用手背抹了抹微微濕潤的眼眶,然後笑著說道。

「你們這樣是在玩啊……原來內地的人,都玩得這麼激烈……」阿諾露出嘆為觀止的表情,這種玩法他可是頭次看到。

「不是,那是懲罰,我們不是在玩。」李易峰馬上澄清。

「為啥麼處罰我?」

「那你就老實說啊,你跟朋友之間玩的到底都是一些什麼瘋狂遊戲?」李易峰回問。

「等我報復完里,我就跟里說!」陳偉霆瞪了瞪李易峰。

「好,我等著。」李易峰絲毫不在意的回瞪回去。

真是幼稚啊,阿諾內心的想法。

 

在兩人參加完”愛笑”這個節目後,目睹李易峰與活生生的魚親吻的畫面,讓陳偉霆心情好得不得了,在節目結束後,陳偉霆笑嘻嘻的跑到李易峰面前,露出一臉燦笑。

「我今天心情很好,可以告訴里我跟朋友都玩些什麼瘋狂遊戲了。」

「是喔……」還沒完全從錄製”愛笑”這個節目帶給自己的衝擊感調整好,李易峰心不在焉的回道。

「里還好嗎?」

「我?很好啊?」只是一直繃的緊緊的神經,還沒辦法完全放鬆。

「好,辣我只說一次,我們玩的瘋狂遊戲就是在划水之前,把輪丟到水裡,啊哈哈哈!」

「就這樣?」李易峰狐疑的看著對方。

「就這樣!跟你上次給我的處罰比,我們的瘋狂遊戲還比較斯文呢!里好野蠻沃!」

「只對你這麼野蠻好嗎!」李易峰撇撇嘴角。

「就知道里只欺負我這個好倫!」

「是是!我就欺負你人好。」

「李易峰……里這樣很不好耶……女孩紙會害怕的!」

「滾!」就說只欺負你了,還能扯到別人身上,李易峰也是醉了。


-----------------待續---------------

感覺峰峰在上愛笑的時後都神經好繃的fu,等等則是上愛笑、快本,聽別人講話的時後就變得好專注+一臉里們在說什麼的fu,聽又不懂的感覺,讓我覺得超可愛的(轉圈)




【峰霆-圖】 我們

我們,三生三世了都!

最後一張太閃了

我們其他人都輸了啦  (ノ_ _)ノ▽ 

(舉白旗投降)



同樣都穿白色上衣

峰峰你看起來也太勇猛啦(>////<) 



 送上舔手、舔冰照(動態圖)






<(‵▽′)> 哈哈哈~~(我是壞人~已想歪)


每次看都覺得你們兩個好開心啊!!

峰峰看等等,感覺都好專心~~
 尤其是峰峰遞麥克風的時候,還向等等挑了一下眉,感情怎麼這麼好!!

視頻已經上傳到 土豆 了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UD0Ohz7Rdoo


《活色生香》李易峰唐嫣陈伟霆舒畅

1:50~1:52 挑眉畫面~~



【峰霆-圖】傳說中的綑綁Play


自己看,不解釋!


233333


影片網址:


羅力威陳偉霆泳兒洪卓立鍾舒漫[Star Talk]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XFMSVED7y4


可惜 我都聽不懂廣東話.............


【峰霆】與你相愛的33件事- 17

Part17 我的新朋友

 

一雙骨溜溜的大眼正盯著自己看。向自己示好的舌從嘴裡探出,粉嫩嫩的舌看得出身體應該挺健康的。

整體看來那小傢伙嬌小可愛,只是 ……

李易峰瞪著那小東西良久,然後,「這是什麼情況 ? 」他將視線轉向抱著那個小傢伙的人,「你去買狗 ? 」

「不是的沃 ! 」抱著小狗的男人開口,「是女皇們送的 ! 」

「你說真的還是假的 ? 」李易峰有點傻眼的看著那一臉開心的陳偉霆。

「是真的。」回話的是坐在駕駛座上負責為兩人開車的阿諾。

「你怎麼什麼都收啊 ? 」他聽到阿諾嚴肅的回答,忍不住對著陳偉霆發火。

「這種小動物你收了要放哪 ? 是個藝人就知道有種東西不能收,那就是活物,你在想什麼啊 ? 」

「我知道啊,你先聽我說 …… 」

「何況你家住香港,你現在收了這隻狗,我問你,你有想過這隻狗以後該怎麼辦嗎 ? 」無視被人抱住的小狗不時地方出 ” 嗚喑 ” 的委屈聲調,李易峰繼續惱火的說道,「難道你想養一陣子再棄養嗎 ? 還是你要花一大筆錢把這隻狗從這裡運回香港嗎 ? 怎麼傻到連這種有生命的禮物都收呢 ? 你寵你的女皇也要有個限度,我真的 …… 」本來還要繼續唸下去的話,被陳偉霆將狗放到自己手上後分了心。

「我都還沒說完,你急什麼啊 ? 」陳偉霆白了對方一眼,「我們剛剛不是在節目訪談嗎 ? 我也不知道誰把這隻狗放到休息室,然後上面寫是要給我的禮物 …… 」

「我又不知道誰送的,也沒有工作人員能處理,只能先帶走,不然怎麼辦 ? 」

「喔,那現在怎麼辦 ? 」李易峰把小狗丟進寵物箱裡,「乾不乾淨啊 ? 抓了就亂抱。」

「阿諾,有乾洗手液嗎 ? 」

「拿去。」不等阿諾說話,陳偉霆把放在椅背上的洗手液丟給李易峰,「牠看起就很乾淨,肯定洗過澡噠。」

「好,不管他髒不髒,洗個手先。」他拿著乾洗手液朝陳偉廷的手噴了噴,「你有想過,這隻狗你要怎麼處理 ? 」

「我就在想啊,實在沒辦法 … 就問問看有沒有人能養牠吧 …… 」陳偉霆搓完洗手液後將手放在寵物箱摸了摸,「不然怎麼辦 ? 」

「嗯。」李易峰認同地點了點頭,再度環手抱胸,翹起二郎腿繼續欣賞窗外的風景。

「李易峰 …… 辣個,如果真的找不到收養牠的人,你能收留牠嗎 ? 」

「你說什麼 ? 」聽到陳偉霆的請求,李易峰的嘴角抽了一下。

「阿諾已經養一隻了,實在不能再養。」

「我住的公寓,不讓養。」陳偉霆傷腦筋的說著自己的難處。

「我也住不能養狗的公寓。」李易峰則順著對方的話,冷冷地回答他。

「那你爸媽他們 …… 」

「不行。」

「沃,好吧 …… 」陳偉霆再度失落的摸摸寵物箱。

「實在沒辦法的話 … 我幫你養 …… 」李易峰看了低氣壓上身的陳偉霆一陣子,放軟語氣的說道。

「你說什麼 ? 」

「我能幫你養。」

「可是你剛剛不是說,你住的地方 … 不能養狗嗎 ? 」

「我住的那裏隔音設備好,不會被人發現。」

「真的嗎 ? 」

「但前提是 … 你最好盡點主人責任,要來牠住的地方關心關心牠。」

「沒問題噠 ! 」

「伙食什麼的費用你要自己負責,還有一堆有的沒的 … 洗澡啊 … 什麼的,我都不負責。」

「沒問題,我很有經驗 ! 」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先去幫這隻狗做個檢查打個疫苗,檢查一下有沒有被植入什麼微型監視器 …… 」

「不會吧,應該不會這麼誇張吧。」阿諾抖了一個音節,「偉霆,你都吸引什麼人啊 ? 」

「你不要亂說,她們才不會這樣。」

「這是謹慎。檢查有沒有植入晶片這件事一定要做,搞不好還能找回送這隻狗的人。」

「喔,有道理耶。」

李易峰露出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 的表情。

 

最後,這隻狗送給了陳偉霆的工作團隊的某位善心人士扶養,而那位好心人也不時的帶著小狗狗到片場,供某人玩耍,可喜可賀 ~~

 

tbc
 不知有沒有人察覺峰峰願意養狗的弦外之音 他要等等去他家顧狗 ,十足拐人進自家門的節奏!

【峰霆】與你相愛的33件事- 16

Part16  女皇

在香港度過完愉快的假期,陳偉霆隻身搭上飛機前往內地,迎接接下來的古劍奇譚這部電視劇的宣傳活動。

下了飛機,拿到自己行李箱的陳偉霆準備離開機場,但卻在走沒幾步被一群蜂擁而上的女孩們團團圍住。

「哇 !! 是陳偉霆本人耶 !WILLIAM!! 」

「真的昰 WILLIAM! 哇 !! 」

「女皇、女皇 !~~ 」

「等等,我有看女皇 MV 喔 ! 好靛喔 !! 」

女孩們左一句右一句飛快的話語,讓對普通話理解力不太好的陳偉霆有點愣住,「辣個,你們好,謝謝、謝謝 ! 」陳偉霆舉起雙手,直直地舉在胸前,對大夥重複地說著同樣的話,被眼前招人包圍的情況給嚇到的他,顯得有些緊張。

在陳偉霆尚未完全適應眼前被人圍住的狀況之前,突然出現數位旅客服務人員站在自己的周圍,一個個紛紛抬起手,請那些女孩們離去。

透著墨鏡目睹一切的陳偉霆,嘴上還是掛著尷尬的笑靨,但人早已六神無主。

他不是第一次遇到粉絲熱情接機,但卻是頭次遇到這麼大的陣仗,手裡也不知什麼時後拿到了那群女孩們塞給自己的禮物,他有些無措的看看幫自己開出一條路的服務人員,嘴裡繼續小聲地說道,「謝謝你們沃 ! 」。

他拉著自己的行李箱,突然覺得這個曾經來過的機場變得很可怕,那種來自不同鄉音的普通話讓他感到不安,感覺他來到了一個完全不熟悉的國家,他邊走邊抓緊行李箱的拉桿,神經繃得緊緊地。

「是藝人嗎 ? 這麼沒帶助理 ? 」其中一位人員喃喃地說道。

「你知道是誰嗎 ? 是藝人嗎 ? 」聽到有人的提問,另一個人也忍不住開始好奇。

「不知,沒特別印象,不過應該是藝人吧 ? 」

「那還不帶助理什麼的,搞得剛才水洩不通,鬧知名度啊 ? 」

陳偉霆耳裡捕捉到幾個關鍵字, ” 藝人 ” 、 ” 怎麼沒帶助理 ”…… 讓他心虛的又低了低頭,說實話,他也沒想過這次來內地,竟然有好多粉絲圍住自己,明明上次都沒出現過的,他才想說自己來內地,再請阿諾來接自己沒什麼問題的 ……

「辣個,謝謝,我在這裡等我的朋友。」在發覺自己愈往愈沒印象的走道前進時,陳偉霆急忙開口。

「喔,那自己多保重啊 ! 」一位旅客服務人員指著還跟在後面的女孩們,對陳偉霆說道。

「好的,謝謝 ! 」在跟服務人員道完謝,陳偉霆眼尖的看到轉角處的洗手間指示,急忙地拖著行李箱躦到洗手間裡。

確認完已經鎖上洗手間的門,他立刻打電話向林晉諾求救,豈知對方電話打通了卻遲遲不接。

一刻都不想待在這裡的陳偉霆,只得繼續重複撥著這通電話,「隼麼都不接辣 !!!! 」他焦躁的喊了一聲。

他滑了滑手機,在電話簿裡尋找還有誰能到機場幫忙自己。

李易峰 ……

李易峰這麼火,來這裡幫自己簡直是自投羅網,但是,那人這麼火,助理照理來說也很多,應該能請他調個人過來幫幫自己,想想,陳偉霆便立刻打了通電話給李易峰。

聽著對方手機的來電鈴聲,他在內心不斷祈禱李易峰快些接電話。

「餵 ? 」

「餵,李易峰 ! 」聽到熟悉的聲音讓陳偉霆激動地喊道,「是李易峰吧 ? 」

「嗯,偉霆,你到內地啦 ? 」相較於對方緊張的口吻,李易峰倒顯得一絲慵懶,「我在拍時裝照呢,沒法兒現在去招待你,晚上我們再約。」

「不素啦,窩跟裏說,窩到機場啦,裏有沒有辦法請輪到機場接窩,窩被粉師困債這,窩出不去 ! 」陳偉霆發急地一連串說道,原本說的就不好的普通話,現在說得更加差勁。

「困住 ? 你沒帶助理嗎 ? 」李易峰皺起眉,連忙正色問道。

「沒有 … 阿諾電話都不接,裏有辦法幫窩找輪過來接窩嗎 …… 」

「好,你在哪個機場,待會傳訊息給我,我現在就找人過去。我待會會傳那個人的電話給你,他到了會通知你,你在那,別到處跑。」

「沃 ! 」

「記住,躲在人少的地方,聽見沒 ! 」

「沃 ! 」陳偉霆看看左右邊的牆壁,他躲在洗手間,應該夠隱密了。

在與李易峰結束通話後,沒多久,手機開始震動,來電顯示是剛才一直沒接通的林晉諾。

「餵,你已經下飛機了嗎 ? 」

「餵 ! 阿諾、我、我到了,有好多粉絲來接我,我出不去 ! 」聽到阿諾的聲音後,陳偉霆再次上氣不接下氣地述說道。

「粉絲 ? 接你 ? 什麼啊 ? 」阿諾聽得一頭霧水。

「我剛下飛機,好多、好多人叫著我的名字,把我圍住、機場的人就來幫我、然後、然後 …… 」陳偉霆驚魂未定地回想著剛才發生的情節。

「偉霆,你聽我說,我現在在路上,可是有點堵車,你在那等我,我到了打給你。」阿諾不放心地又問了一句,「你現在待的地方安全嗎 ? 我已經努力在趕了。」

「我躲在 … 洗手間 … 應該很安全 …… 」

「好,那你先不要出去,我待會就到。」

「好 ! 」

在阿諾順利接到陳偉霆後,陳偉霆才突然想起剛才有請李易峰找人來接自己,他連忙打起電話給對方,讓對方別白跑一趟,之後又傳了一封簡訊給李易峰,感謝他請人來搭救自己。

晚上三人的會面,陳偉霆在冷卻自己被嚇到的情緒後,跟另外兩人分享,自己下飛機的遭遇。

其中最讓他印象深刻的是,好多人一直強調有看過自己以前拍過的女皇 MV ,讓李易峰聽得一愣愣,心想,究竟是怎樣的一支 MV ,讓那群粉絲看完還需要跟偶像報備呢 ?

在結束聚餐後,李易峰當晚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在網路上打了 ” 陳偉霆 --- 女皇 ” 的字眼,果然出現了那人所拍攝的 MV 。

只是,他完全沒想到,竟然會有一支 MV ,讓他看了一小段會有瞠目結舌的後果,看到一段陳偉霆過份妖嬈的扭腰舞蹈動作,讓他想也沒想地關上影片。

然後過了幾分鐘,他又再度開啟影片,但這次只是單單的聆聽歌曲,沒去看畫面,在聽完這首確實唱得不錯歌以後,李易峰再度的撥放影片。

一支女皇的影片,他看了四、五次,也關了四、五次,依舊沒在當天把陳偉霆那支 MV 從頭看完,因為 MV 裏頭的陳偉霆,完全刷新對他的認知,整支 MV 根本讓他無法直視啊 !

------------待續------------

記得等等有說過在某次來內地後被粉絲包圍,嚇到躲到廁所裡

所以乾脆就寫成他自己來內地的(應該不可能吧??算了,我都寫了)

【峰霆】與你相愛的33件事- 15

Part15  來滑水吧 !

在活色生香這部戲劇結束後,陳偉霆便回到1香港度了幾天的假,終於在回到家鄉後看到久違不見的家人。

只是今天,陳偉霆卻在香港這裡,看到了一位自己內地的好兄弟 --- 李易峰。

「喂 ! 我李易峰,我現在到香港啦 ! 」李易峰特有的低沉嗓音比平時更起伏了一些,興奮的口吻令人難以忽視。

「欸 ? 李易峰 ? 」陳偉霆在接到這通自稱自己是李易峰的電話後傻氣地複誦,不會吧 ? 真的假的 ? 陳偉霆在內心冒出好幾個問號。

「你以為我騙你啊,我在機場,等你來招待我 ! 」李易峰憋著笑意,將這段話說完。

「真的假的 ? 」電話另一頭的陳偉霆有點疑惑。

「是真的,偉霆,我們在香港。」林晉諾接過李易峰手中的公共電話說道。

「沃 ! 隼麼不用阿諾的手機打呀 ? 搞得這麼神祕 …… 好啦,等我,我馬上去接你們。」掛上電話,陳偉霆興沖沖的拿著車鑰匙,跟媽媽說了聲要外出後,便迅速的開著車去機場接人。

過了一陣子,陳偉霆才到達機場出入的大門口,他打了一通阿諾在香港的行動電話,告知他們可以準備上車。

「應該提早叫你來接我們的。」阿諾認出了陳偉霆的車子後,開啟車門後說道。

「不,這樣就不夠驚喜了。」李易峰不客氣的坐在另一個空蕩蕩的前座位置,「是吧 ? 」他習慣性地拍了拍陳偉霆的大腿。

「什麼驚喜呀 ? 隼麼搭晚上的飛機 ? 不是明天早才要來的嗎 ? 」陳偉霆邊開車邊問著提早來香港度假的兩人。

「這不是怕被媒體和粉絲跟嗎 ? 所以決定臨時改搭晚上的航班。」李易峰解釋道。

「那今晚打算住哪呀 ? 」陳偉霆問著手還搭在自己膝上的李易峰。

「隨便一間飯店都行啊,有推薦嗎 ? 」李易峰轉過頭問向李晉諾,「還是誰家借我住兩天 ? 」

「噗 ! 我家不行,人太多了,偉霆家 … 我想也不適合 …… 還是去住飯店吧你 ! 」林晉諾豪不留情的拒絕對方住宿。

「不好意思啊,李易峰,我和我媽媽住,今天我哥他們一家也回來玩,不太方便。」陳偉霆帶著歉意地說道。

「好,就罰你明天準時到飯店接我去玩你最愛的划水吧。」他摸了摸對方有些泛紅的耳垂,「又沒什麼大不了的,緊張什麼啊 ? 」

「啊 ? 沒有啊 ? 」陳偉霆睇了對方一眼,表情有些納悶。

「我看你耳朵紅,還以為你對沒盡地主之誼這件事,有自知之明的自責呢 ! 」李易峰笑道。

「沃 ~ 沒辣麼嚴重吧 ! 哈哈哈 ! 」

在阿諾幫忙李易峰辦好飯店入住手續後,陳偉霆又載著阿諾回家,送完兩個人回到家後,這才結束了這趟接機行程。

隔天,由阿諾分別接了陳偉霆和李易峰坐自己的車,來到了一處陳偉霆常去划水的地方。

赤焱焱的陽光直射在沙灘上,讓李易峰忍不住拉了拉自己的領口,「真的有熱 ! 」

帶著太陽眼鏡的李易峰指了指陳偉霆的背影和阿諾說道,「是我的錯覺嗎 ? 我怎麼覺得偉霆快跳起來了 ? 」

「不是錯覺,他是真的很沉浸在陽光和等一下能划水這件事裏頭,所以就變得很雀躍 ! 」

「快點快點,來這裡換衣服,等一下外面集合。」不等其他兩人的回覆,陳偉霆已經迫不及待的鑽進更衣室。

待三人換好泳褲,褪下上半身的衣服後,又到了某個定點集合。

「好,先做暖身操,等一下我再教你滑水沃 ! 」陳偉霆開心的展開雙手,做著下水前的熱身操。

「你身上的紋身也太多了吧 ! 」李易峰意外的看到他腹部上一處醒目的十字架刺青,他記得之前看那人的腳踝上也有一個,腋下也有一個還有肩上和手上。猜想,那人應該有著對自己有意義的人事物,都會刻在自己身上的習慣。

「嘿嘿,以前刺的啦 ! 」邊說邊轉了轉手,「你要認真做操,不然等一下下水很危險欸 ! 」

「喔,很有教練樣喔 ! 」同樣帶著墨鏡的李易峰輕挑地笑道。

在陳偉霆耐心的說明滑水這個運動的要領後,李易峰也從那位陳教練的示範,在船上看著下方,隨著海水的小水浪而起伏的陳偉霆如魚得水的模樣,看地他都忍不住想親身體驗。

在欣賞陳偉霆的表演滑水技巧一陣子後,阿諾突然冒了一個聲,「阿峰,準備換你下水啦 ! 」

「現在 ? 好 ! 」在船慢慢停在水較淺的地方後,李易峰聽從阿諾的指示跳下水。

「易峰,腿要分開與肩同寬,水撬頭要露出水面 !! 」耳後傳來的是陳偉霆漸漸靠近自己的聲音,李易峰邊聽著陳偉霆的提醒一邊照做,總算在過了一陣子後找到了平衡點,這時他再三的感謝身上的救生衣,估計沒有這套救生衣,他大概在這摸索平衡點時就已經溺斃了。

陳偉霆拿著自己拖下的滑板板子後上了船,一邊糾正李易峰的姿勢。

「阿峰,接著。」在船上的阿諾遞給李易峰一束拖繩,「抓好,準備走囉 ! 」

「好 ! 」李易峰喊了一聲,估計阿諾是在提醒自己船要開了,他緊緊抓住拖繩上的桿子。

呼 ! 好吧,他最終還是忍不住吸了一大口氣,試圖壓下那一點緊張感。

「易峰,你要放鬆,想像自己是顆球。」在船上的陳偉霆說道,「你要放鬆才會成功,不要太用力 ! 」

雖然第一次因為經驗不足而導致跌倒,不過第二次卻異常的順利,讓李易峰享受起這種征服海水的感覺,棒透的經驗讓他難以言喻。

滑水是個很耗體力的活動,在滑了六、七次後,三人已經坐在船上休息,完全無法動彈。

「好玩嗎 ? 」陳偉霆問道。

「很好玩,難怪你一直說要我來試試,謝啦 ! 」李易峰拍了一下陳偉霆舉起的手掌,默契地拍了一下。

「哈,今天玩滑水,估計你有兩三天不用去健身房了,呵呵。」

「為什麼 ? 」李易峰納悶。

「會肌肉痠痛,好幾天。」阿諾說完忍不住大笑,「那真的很痛,哈哈哈 ! 加油啊,你明天就要回內地了。」

「對耶 ! 我還能在香港休息幾天,你最好待會到飯店熱敷一下,不然 …… 」陳偉霆掩住嘴大笑道,「你明天一定爬不起來,哈哈哈 ~ 」

李易峰瞪了眼兩個無情的兄弟,「林晉諾,你別高興得太早,你明天不是也要回內地處理偉霆的古劍宣傳嗎 ? 裝傻啊 ? 」

「那麼,阿諾,加油唷 ! 」陳偉霆各拍了那兩人的肩膀一下,愉快的結束今天的滑水活動。

----------------tbc----------------

所以結論是,滑水是體力活,會瘦耶!!!!翻滾~~~~

突然寫了滑水梗

【峰霆】各位,我又發現新東西了!(圖)

原來峰峰發完微博後,等等也有發言耶!

我一直都不知道,剛剛才意外看到的~整個好開森~~

兩位的感情真的好好喔!(棒棒噠)


另一個是世界杯的相關微博

峰峰賭巴西會贏 ,向等等提出挑戰,輸的被Kiss

隔天的下午,換等等@馬天宇,輸的被脫褲子(玩這麼大我也是醉了)

是說你們兩個都賭巴西會贏,馬天宇似乎沒參與你們的賭局

咦!!事後的賭局你們兩個應該玩得非常開心厚!!(有善心人士能提點我一下,世界杯到底是誰奪冠嗎,我的蠢智商竟然查不出來,是巴西嗎?)



看到峰峰@等等,我就開心~~~

最後,不免俗的再發發腦動圖 

他們拍的照,真素太浪慢啦!!

【峰霆】與你相愛的33件事- 14

Part14  殺青,帶你去吃好吃的 !

 

今天是活色生香殺青的最後一天。李易峰約好要帶陳偉霆一塊去吃美味的大餐,藉此慰勞忙碌拍戲的兩人,一聽到李易峰的邀約,陳偉霆興奮的開心大笑;不忘提醒自己的好兄弟 --- 阿諾,午飯不要吃太飽,晚上一起去吃大餐。

片廠中不只晚上有約的兩人心情特別雀躍,其他人今天的心情也特別亢奮,因為今日,便是這部戲劇的殺青日,因此演員們一拍完自己的戲份不是坐在椅子上休息,而是招集著未殺青的角色們紛紛拍起照片,如此忙碌拍戲又不想放過任何能一起拍照的時機,自然是讓大夥的心情完全靜不下來。

拍完戲換戲服再拍照,是演員們今天循環數遍的流程。

上午,李易峰與陳偉霆這對戲裡戲外都是好兄弟的兩人,在和其他同劇演員們拍照時,不忘賣賣兩人的好關係。一人一手擺出愛心圖樣的姿勢,大夥兒一起撐著頭看往同一個方向的照片,雖然唯獨陳偉霆將撐著頭的手放在嘴邊,被李易峰吐嘈太愛賣萌。另外還拍了一張陳偉霆被依慰在李易峰懷裡,其餘人等將手指指向顯然不顧女主角們,不斷曬恩愛的兩位男主角身上的照片。

「哎,這組照片發出去以後,我這個女主角就真的是純粹來跑龍套的。」唐嫣拍完照後撐著頭,裝做一副語重心長的模樣說道。

「縮什麼啦,哈哈哈哈。」陳偉霆聽到了唐嫣的話忍不住大笑,邊笑邊壓了一下李易峰的腿,藉此使力好讓自己傾向對方肩膀上的身體挪正。

下午,陳偉霆身後著著一位和自己一樣都脫下戲服的李易峰,一起走道還需要補畫面的舒暢、唐嫣等人面前。

「來來來,拍張照 ! 」陳偉霆拿著架在自拍神器的手機和大夥說道。

在兩人與還需留下來補畫面的眾人打完招呼後,便一同往更衣間的地方走去,途中李易峰的心情不知為何,一直有點小心塞。直到在自己拉了一個工作人員為陳偉霆及自己合了個影,他才一臉開心地掛著因滿意而上揚的嘴角去換衣服。

 

「喏,嘗嘗這道 --- 水煮牛肉,我特愛的一道菜。」李易峰指著桌上一鍋上面撒有花椒及辣椒,鍋裏裝著紅豔豔的湯頭的水煮牛肉,辛辣的味道充斥在陳偉霆的鼻間。

因為撲鼻而來的辣香,讓人的口中本能地產生唾液。看陳偉霆出現吞嚥動做的喉頭,李易峰用筷子撥開了花椒,夾起一塊牛肉放進陳偉霆的碗裏,「快吃,別客氣。」

「沃 ! 」陳偉霆夾起碗裏的牛肉,吹了吹然後放入口中,果然嘴裏瞬間辣味肆意,吞下肉塊後他拿過阿諾遞給自己的水杯,立刻灌了一大口水,「嘶 ~~ 好、好辣沃 !! 」

李易峰咬了咬嘴裡的牛肉,硬吞下嘴裡的肉塊後,趕緊請服務人員送上加有冰塊的冰水。

「你不吃辣,怎麼不早說啊 ? 」李易峰接過服務人員送上的冰水,連忙將水杯放入陳偉霆手上,「喝些冰水,消消辣度。」

「我沒想過會介麼辣嘛 ! 」陳偉霆在嘴裡辣度明顯被冰水沖淡後,夾了一樣清爽的高麗菜吹了吹,然後放入嘴裡讓口腔的辣度消散地更加徹底。

「阿諾,你不會也不吃辣吧 ? 」李易峰問道。他是個四川人,特愛吃些口味偏重的川菜,所以他今天也點了不少摻有辣椒的菜,如果這兩人都不吃辣,那他不是白點了嗎 ?

「我吃辣啊 ! 」阿諾嚼了嚼嘴裏的食物,「是偉霆因為當歌手的關係,這幾年就更不吃辣,才受不了的吧 ? 」他邊說邊看著陳偉霆說道,「其實真的沒這麼辣。」

「是嗎 ? 」他懷疑的看著阿諾,然後搖搖頭,「沒關係,我還是不要吃辣的好,不然我今天光喝水就能喝飽了。」

「李易峰,我跟你說喔,辣對喉嚨不好,你是歌手也要少吃啦 ! 」陳偉霆建議。

「我的喉嚨早就對這點辣度免疫了,我可是從小吃到大,哪像你。」李易峰笑道,「連這麼點小辣都受不了,我們四川的小孩都比你強,哈哈。」

「那是我很久沒吃才被辣到的好嗎。」

「知道,知道,不能吃辣就別找藉口。」調戲歸調戲,李易峰也不忘又點了兩道完全不辣的菜給陳偉霆。原來他不能吃辣啊,李易峰不自覺地將這件事記在心上,嗯,以後要少帶他去吃有辣的食物。

阿諾坐在一旁,嘴裏吃著美食,眼睛看著李易峰正逗弄不能吃辣的陳偉霆,不時地跟著爆出一些之前陳偉霆被食物辣到的糗事,畢竟一知道陳偉霆不能吃辣的朋友們,或多或少地都會像李易峰這樣鬧陳偉霆,所以阿諾早就見怪不怪了。

呃 … 雖然他對李易峰突然發表出 —“- 聽說能立即解辣的方法,就是找個人接吻 ” 這個方法,要陳偉霆要不要考慮跟自己試試看的這句話給嚇了一跳,但也瞬間在腦袋中轉換成,李易峰是個很能開玩笑的傢伙後,也沒多想些什麼。

這頓晚餐也就以這道辣味食物地主題,歡樂地進行著。

tbc

----------

在李易峰拍攝美味蜜方的時後,他有跟來訪問的人員說過,他喜歡吃了"水煮牛肉" 然後因為喜歡吃,所以也學了做法,現場開始教起訪問人員該如何做"水煮牛肉"

所以就拿來這裡,用一下,哈哈!

【蘇越】縱有情,仍需天意成全(終章)

 

終章

在陵越心理,有個讓他非常尊敬的人。那人,收了年幼時的自己作為弟子,是天庸城的紫胤真人。

聽說在紫胤尚未來到崑崙山天庸城之前,這裡還只是個無太多人知曉的門派,但自從紫胤來了後,創了不同劍術,才讓這個門派的士氣逐漸茁壯。

紫胤是位不居功勞之人,做為他的首席弟子一直對這一點很是驕傲。他師尊的劍術與天庸城的眾掌老相比,簡直是出類拔萃,但他卻只願居於執劍掌老之位,不願勝任掌門這位置,更贏得崑崙山上上下下人的讚賞。

此生能拜入紫胤真人門下,是陵越最自豪的事。

因此,紫胤吩咐的任何一件事,陵越絕對會放在心理,師尊說過的毎一句話,他都會牢牢地記住。與屠蘇挑起戰役,是陵越頭一次未聽進師尊的提醒,他知道師弟身上有著蠻橫之力,平時師兄弟間的練劍也無法參與,而自己竟然為了不服輸的個性,讓師尊損了修為,師弟被罰,而挑起事端的自己受了重傷,對這件事陵越一直耿耿於懷。

他沒屠蘇那時的沉的住氣,魯莽的行徑給他很大的教訓。經過那次發生的事,他對屠蘇有了欽佩之意,對方沉著內斂的性格讓陵越不自覺得想知曉,究竟是何謂執念能讓一個孩子有著這麼沉穩的性格。

 

芙蕖曾說過,她因為有幸師承天庸城掌門門下,招來不少人眼紅、妒忌,時常招到同輩的弟子們戲弄,唯有大師兄,不會欺侮自己,還會出面制止那些人幼稚的行為,所以陵越在芙蕖的心理,一直佔有很沉很沉的分量。

 

在每個人的心中,總會有一個人的存在,會時時放在心上。

對芙蕖來說,陵越是特別的,師兄超群劍術以及幫自己免受欺負的舉動,讓她從小小年紀的崇拜,到現在的無止盡的滿滿欽慕,已是無法用言語可形容。對陵越來說,師尊及師屠蘇是個特別的存在,欽佩師尊的淡然性格,欽慕師弟超群劍術。而對百里屠蘇來說,那為人處事都一絲不苟,對師尊的任何囑咐都會依依做到的陵越,則是自己心中很特別之人。從未對身附煞氣的自己感到恐懼,甚至帶著尊敬的眼神看待自己。

天庸城中的師侄、弟子,許多都將自己視為怪物,在同輩中惟大師兄一人,願意將他當常人般看待,或許對陵越來說這不代表什麼,但對長期被人視為異端的屠蘇來說,陵越無意的舉動,是讓自己穩住心神的最大主因。

 

不難察覺,對師兄來說,師尊,是最為重要的人。

不敢說自己的觀察力比尋常人來強,而是陵越表現出來的尊敬心態實在強烈的令人難以忽視,幾乎可以與芙蕖師妹做拼比。芙蕖對陵越的敬愛之心,其實屠蘇也感覺得出是帶有戀慕的情感,師妹年幼,自是不會察覺到自己心中的愛戀之情,而他百里屠蘇,之所以能察覺到這兩人的那份情感,實是因為陵越存在對於自己也很是特別。

在這種情感方面之事,屬陵越最為遲鈍。

他覺察不出,那開口閉口都是大師兄的芙蕖,對自己有什麼其它心思,僅以為那只是小師妹對自己的依賴那樣,就像自己欽佩紫胤真人那般的單純敬意。

他也感覺不出,百里屠蘇對自己的任何舉動,都不厭其煩的效仿,只為了讓自己更相像陵越那心中完美無匹的師尊。

那次與狼妖一戰,陵越要自己離去,就怕兩位弟子都不慎喪命,師尊無法承受。

但那人從未想過,如果有任何萬一,不只師尊會難過,還有芙蕖師妹更會傷心,而自己,也會因為陵越的不測而痛心。

如今,屠蘇為了解開體內煞氣,回到了天庸城。

「屠蘇師兄 ! 」女孩伴隨著腳步聲著急的喊道。

「師妹,師兄。」屠蘇轉過頭看向前方的兩個人。

「師尊命我前來告之,明日晨時請你於天庸城祭壇之上等待。」陵越走向前,說著方才師尊要自己告知屠蘇的事宜。

「多謝。」屠蘇拱了拱手,對著陵越說道。

「祭壇 …… 你們兩個,到底在說什麼呀 ? 芙蕖都聽不明白。」芙蕖皺了皺眉,「屠蘇師兄,我聽師父講,你已經被執劍掌老逐出、逐出 …… 那個 …… 不是真的吧 ? 」

「並非師尊如何,當初是我自己執意不返崑崙。」

「為什麼 ? 」聽到這個對自己也照顧的屠蘇這麼一說,芙蕖摸了摸自己胸前的長辮子說道,「還有啊,大師兄告訴我,屠蘇師兄這一趟回來以後,就要去很遠很遠的地方,非常遠 …… 那到底是有多遠 ? 」

屠蘇聽完芙蕖所問的事,他看向陵越,只見那人搖了搖頭,要自己莫要將這件事說與芙蕖,他也了然的靜靜地不出聲。

想是師兄或多或少也知道自己的決定,為了不讓芙蕖師妹擔憂,他也沒跟芙蕖提及,知道陵越心思的屠蘇,自然也沒跟芙蕖明說。

「師父想把掌門之位傳給大師兄,三年以後要舉行儀式 …… 」芙蕖藏不住為大師兄感到興喜地晃了晃身子,「三年 ~ 屠蘇師兄總該回來了吧 ? 你一定會在的,對不對 ? 」

「 …… 恭喜師兄。」屠蘇沒回覆芙蕖三年是否能回來這件事以免對方擔憂,因此他索性換了個話題。

「何喜之有 ? 」陵越搖了搖頭。                

聽到陵越的回答讓屠蘇睜大了雙眸,他以為師兄不負師尊期望,當上掌門應會很是興喜,怎知對方的回答竟是如此。

「我曾經,拜於一人劍下,自此以後,在也無緣一戰,心中雖存和恨,亦是輸得口服心服 …… 師尊與我言明,不會繼續居於執劍掌老之位。」

「若有當一日我當真執掌門派,於心目中,早已定下執劍掌老之人選。」陵越慢慢閉上雙眼,「此人 …… 即將遠行,那個位子便會永遠空著,直到有一天 …… 他從遠方回來。」他的聲音難掩哀傷,屠蘇直直地盯著陵越,想記清楚師兄因為他強忍傷感的神情。

「師兄 …… 」他從未想過在陵越的心目中,自己是這麼值得他器重之人。

「所以說 ~ 屠蘇師兄可不能離開太久呀,大家都會等著你呢 …… 芙蕖,芙蕖也會想你 …... 」芙蕖開心的說道,企圖將大師兄難過的情緒給趕跑,「你答應我,最晚最晚最晚 ~ 三年內一定回來,好不好嗎 ? 」

「好。」屠蘇點點頭,視線緊緊地鎖住陵越「此去一別,師兄與芙蕖都要保重。」

「屠蘇師兄不用替我擔心,我肯定過得好好的。像是上回闖了閉關禁地,有執劍掌老說情,師父不也沒捨得罰嗎 ? 就算執劍掌老不管,大師兄也會幫著我的。」芙蕖說著讓屠蘇師兄安心的話。

屠蘇看著芙蕖點了點頭,接著他又看向陵越,點了點頭。他的師妹有師兄便會安好,那樣純真的心性未改,想來師兄也習以為常,因此也沒特別說些什麼。

只是今日一別,是否能再踏入天庸城與陵越、芙蕖相聚,他,唏噓。

煞氣封印解除後,屠蘇與紅玉準備離開崑崙山,芙蕖以及師兄也前來為自己送行。

芙蕖那時所說的話他有些聽不清,他只記得當時的自己專注的看著陵越,內心原先強烈的悸動緩緩地散去,如同被銳器敲碎般漸漸剝落。

那份藏在內心的情誼,想是永遠都無法對師兄說出口,即使明知有情,卻無法與天意抗衡,只能隨著自己的性命一同埋葬,那份曾親自體驗過的刻骨情感。

 

-------------------------------------- 

總算將這篇文的標題意思用到了,故意沒明確的寫出屠蘇對陵越的情感是傾向於愛戀慕多一些。

別問我為什麼,我就是這麼打了。

順道一提,寫這篇文的最大主因是想描寫屠蘇看到陵越對自己搖搖頭要屠蘇不要讓芙蕖知道屠蘇可能不會再回來那段我覺得遊戲那段的情感戲好重啊 !

陵越避免多一個人傷心,所以選擇不告訴芙蕖屠蘇離去的真正意思

也在當下對著屠蘇搖頭,不要說與芙蕖知道

陵越當下做的選擇,讓屠蘇明瞭到陵越不希望芙蕖跟自己一樣對自己的離去感到難過,另一層面地意思是,你 ( 陵越 ) 保護了芙蕖免於傷心的情感

而我 ( 屠蘇 )  ,卻獨自面臨永無天日的死亡 ……( 這是我想太多太過腦補的想法,誤當真 ) 

就是因為這樣的關係,屠蘇也沒將這份世人無法接受的情感告訴陵越      

---

另外再說說這款遊戲,我覺得屠蘇是天庸誠中,對情感這件事觀察最透徹的人 !

因為與狼妖一戰,他告訴陵越如果陵越出事了,師尊傷心芙蕖也會傷心

所以他應該是知道芙蕖是喜歡師兄的

為什麼說陵越在感情最遲鈍呢,因為 …… 他真得很遲鈍 …… 屠蘇說芙蕖會傷心時還回答屠蘇一句「什麼 ? 」哎呀媽 ~ 陵越小親親,你真的遲鈍到爆炸耶 ! !

 

最後再次提醒,陵越對師尊的情感是深深的敬仰,

芙蕖對師兄是敬愛 + 愛慕

屠蘇對陵越是重視 + 戀慕 + 欽慕 + 好多好多好多 ~~~~~~

耐心看完的各位辛苦了,這不算是壞結局,只是想描述我腦補的一些遊戲劇情

所以不會去更改結局的

本來還想打一段是述說屠蘇對晴雪的感覺應該是屬於愛情

 然後回到崑崙山看到陵越,屠蘇發現,他對陵越除了很深的情感外,還有一點點他在晴雪身上有的悸動,甚至更為強烈  

不是要讓大家認為屠蘇花心喔 !  是因為只要你真正去體會自己的心你會發現情感不會有肯定、絕對的答案,而是適那人給自己的感覺,以前相處的種種獲線在發生的事皆會讓人的情感有所變化 ( 愈說愈抽象 … 無言了 ……)

說得更簡潔一點,他愛上的晴雪的悸動,他發現在陵越身上也有這抹悸動的感覺,因此他也有點了解,對師兄不僅是欽佩還有些愛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