曄豔

【峰霆】-【星*BEN】本能-上

[ 這可是我第一次以工作的名義來到香港呢 ~]

聽著身旁女人一臉雀躍的語調,蘇星宇翻了翻白眼, [ 並不是工作名義好嗎?] 他推了推自己臉上的粗框眼鏡煩躁地說道, [ 這圈子果然什麼都有… 剛剛那什麼情況? 難道妳眼瞎沒看出來?]

[ 哎 ! 我這不是想讓你轉換心情嗎 ?] 女人伸出纖長的食指刮了刮自己的俏臉, [ 這種導演與演員之間的應酬也不能完全不參與的呀 !]

[ 哈! 妳確定這是應酬?] 蘇星宇抓了抓渾身發麻的手臂忍著噁心道, [ 根本是讓他們挑自己中意的藝人服侍自已的噁心活動,妳沒看到他們連男的都沒放過?]

[ 嗯.. 嗯…...] 女人東看西看了一會兒,最後才壓低音量說道, [ 我們現在還待在人家剛結束的酒店門口,你能不能小聲點? 也不怕被那群財大氣粗的導演及贊助商給封殺。]

[ 田心,說真的 … 妳說的也沒比我婉轉多少。]

[ 還不是你害的。啊 ! 車來了。] 身為蘇星宇的經紀人 - 田心立即往前走了幾步,為自家藝人將車門開啟, [ 上車呀 ?]

[ 我在這逛逛,待會我再搭車回酒店。] 蘇星宇手插著腰,仰了仰下巴,準備轉身離去。

[ 我陪你吧 ? 等等我。] 田心連忙說道。

[ 不用,我就到處轉轉,現在時間還早,車還容易招。]

[ 可是 ……]

[ 全副武裝了, OK~] 話一說完,蘇星宇便掉頭就走,讓一旁的田心只得乖乖上車。

送走了田心,蘇星宇看了下自己的手錶,嗯 ... 與那傢伙約好的時間還有兩個小時,再來 … 該找個地方打發時間才行。

蘇星宇邊走邊隨處看看自己接下來該做些什麼。想著這距離還不能離剛才的酒店太近,所以得記一下回去的位置。

[ 小心、小心 !]

在聽到一句香港話清晰大聲地傳入自己的耳裡的同時,蘇星宇已經被人拉了一把。

嘩啦、碰 ! 的巨響瞬間讓他看向前方。只見前方那台大型貨車所擺放的紙箱貨物全部掉了滿地,差點就捨了這條命,蘇星宇連忙跟旁邊救了自己的婦人道謝。

[ 啊啊 !BEN ,貨物全掉了 !] 率先下車的男人慌忙地喊道,接著跟周遭的人群說了幾聲抱歉, [BEN ,你快下來啊 !]

見圍繞這個突然事故現場的人越來越多,蘇星宇壓低了帽子連忙離去,卻好死不死與貨車上最後下車的人撞了個正著。

[ 嘶 !] 與人相相互撞讓蘇星宇痛的倒吸了一口氣,這鬼運氣,也真的是沒人能比得過自己了。

[ 哇 ! 對不起、對不起 !] 被撞到的人也吃痛地叫了一聲,立刻將手掌摀住自己被撞到的頭部, [ 你沒事吧 ?]

對於對香港話不太熟的蘇星宇,對方所說的話他是一句也聽不懂,擺了擺手要準備離去。

[ 你沒事吧 ?] 那人又不死心的拍了拍自己,這讓蘇星宇寒著臉回瞪道, [D'ont touch me !]

[Sorry!] 被撞到的人一臉無措的眨眨眼。

也不管對方到底想說些什麼,蘇星宇只知道都怪那兩個小時之後的約,害他倒楣到不能再倒楣。

 

又過了許久,他蘇星宇發現今天 … 似乎真的相當不順。才在超商拿了一瓶水準備結帳,才發現自己的錢全部都放在他的經紀人 - 田心的身上。

就在他準備開口說不要買了的同時,旁邊突然伸出了一隻拿著錢的手,再然後,那瓶水已經到了自己手上。

[ 謝謝 … 咦 ?] 蘇星宇側頭的看著對方,腦袋思索著眼前著個人好像在哪看過。

只見那個人衝著自己露齒一笑,這才發現那人還有一個與自己位置相反酒窩。

[ 剛才謝謝幫忙。] 讓人平白無故的請了一瓶水,轉身就走的現實到不行的舉動他蘇星宇還是做不出來。

再來的文

http://blog.yam.com/JJoyce15341/article/149833822


 

其實第一篇我還不懂哪裡需要被 LOFTR 攔截,但是就是被禁發了

看不到文的話再跟我說沃 ~

 

簡單來說, Bii 在這是攻對像是蕭淵 ~~

看電影的時候我並沒有覺得他們兩兄弟的感情特別好,

我只記得 Bii 相當自戀,對自己的顏值很重視,所以當自己的臉留下疤痕他就去做掉對方,哪怕對方是個女的 ……

所以在這就這麼設定了

Ben 不是戀兄情節,他只是單純知道聽哥哥的話他可以吃他喜歡的東西。

怕痛的時候吃巧克力,大概是Bii 每次打完他就給他吃塊巧克力,讓他不要哭得太大聲的概念吧,所以他才認為肉體疼痛,吃塊巧克力滿足心靈是能相互撫慰的。

好像把哥哥寫壞了,我錯了, Bii 請體諒嘿 ~

那啥

下一篇的文就咳咳 ~ 果然是有點毀節操的產物

评论(1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