曄豔

絕對氣息 ----2

 

晚餐結束後,何瀚體貼的安排自家的司機送項允超回家。

而被貼心關照的項允超自然是更加愉悅。

今晚與何瀚一起塊進行晚餐讓項允超亢奮不已,他摸摸剛才被何瀚不經意碰觸到的手背,一回想起那平滑中帶點低溫的手,他又忍不住吞吞口水。

怎麼會有個人會讓他在一天之內,不斷想去回憶與那人有關的點點滴滴呢?

而且,今日不同往常那般,不再是自己在一旁注視對方。今天,他竟然能和河瀚有所交談,還接著共進晚餐…意外獲得的滿滿收穫讓項允超樂的闔不攏嘴。

腦袋像台影片撥放器,開始回放著與何瀚相處的景象,項允超克制不住而笑出來的聲音讓何家的司機聽得背脊發涼。二少爺的朋友既沒看手機也沒看任何書籍,到底是對什麼東西笑的這麼開心?不會是撞邪了吧?

不知司機開車開的整路程心情忐忑的項允超,依舊回憶著他與何瀚美好的相處畫面。

 

「你朋友是項氏集團的二少爺,你知道嗎?」何瀚端了一杯溫熱的奶茶嗅了嗅,接著遞給何慕,「好香,你喝喝。」

「哎!說過多少次,我不愛喝這種東西,拿走、拿走。」

「你怎麼就這麼不懂奶茶的好啊?」何瀚一臉惋惜,看著手裡的濃濃的奶香,嚥了嚥口水。

「你胃又痛啦?」何慕一語道破。他的哥哥胃不好,只要胃一痛,就只能聞奶茶的香味而無法親自品茗。

「是啊…項家二少爺愛吃辣,我只能請廚師都加些辣嘛!」放下香氣陣陣的奶茶,何瀚手裡換上了一碗熱騰騰清爽淡粥。

「難怪我剛才吃飯的時候就在想,為什麼每道菜都有辣椒…雖然來者是客,但你也太遷就客人了吧?」

「他可是項氏集團的人。」吃著粥的何瀚輕聲提醒,「你竟然沒有告訴我,還好我有請人去查。」真不是他好奇心太重,被一個弟弟的朋友天天觀看,再沒警覺性的人也得去打聽那人的來歷吧!

「哥~我是去上課的,又不是去調查別人的家世背景,我怎麼可能去特別問啊?」何慕翻了翻白眼,「而且,項家的人怎麼了?跟我們有關係嗎?」

「你個傻弟弟,你忘了我一畢業就要進公司了嗎?」何瀚拍了一下何慕的頭,「爸說過,任何生意上會碰到的夥伴都少得罪,以後合作才方便,你忘啦?」

「那…爸也沒說我們連吃飯都要配合對方的習性吧?」

「不過是場迎合對方胃口的飯局,你就這樣計較…你真的太單純了……」

「你才是,你已經被爸洗腦到腦袋只有合作夥伴擺第一順位了嗎?」

「算了,這種事吵了也沒意義。」何瀚連吃了幾口粥後,臉突然看向何慕,「你朋友天天來我們家看我彈琴,是想學彈琴啊?」

「這我哪知道!」

「你明天去問問看,如果想學,我教他。」

「行行行,知道了,你快吃飯吧,邊說邊吃消化更不好,你不是胃痛嗎?」何慕提醒道。

「也是,再不照顧好,我就不能喝你了。」何瀚點點頭,一臉眷戀的看著那杯不再冒著熱氣的奶茶。

 

晚上,項允超因為何慕傳來的一封訊息…徹底失眠了……

 

“我哥問你,天天來我們家是想學鋼琴嗎?如果需要,他願意教你!”

 

反覆的看著這封短訊,項允超敢篤定,他最近的好運氣大概一口氣都用光了吧!

待續

 

 

 

結論是…學生時代都是單純的項何總~~

 

希望接下來這篇文的人氣不要是開頭美好再來潦倒……哎哎


评论(10)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