曄豔

絕對氣息 ----1

CP 項允超*何瀚

他與何瀚第一次的見面,耳邊伴隨著悠揚的琴聲。像是偶像劇般刻意配上背景音樂,除了讓觀眾觀看主角們的演技,也併用著背景樂讓原先單一的對白多了幾分意境。這樣雙管齊下的組合,往往讓觀眾們印象深刻。

對何瀚的第一印象,就好比一段刻意營造出來的戲劇,奪人眼目、只想屏息注視這人的一舉一動。

 

那年,他項允超還只是個大學二年級的學生。

而何瀚,已經即將畢業,是他的朋友 --- 何慕,同父異母的哥哥。

 

從自己的朋友口中得知,何瀚喜歡彈鋼琴。心情不好時會在家彈奏,心情愉悅時也會彈奏,總之,一需要抒發情緒的時候都會看到自家的哥哥在彈琴。

以證實何瀚是否真的時常在家中彈琴為由,項允超幾乎天天在傍晚時刻都會到何家報到,只不過他待的時間極短,往往只要何瀚一台眼看到站在門口的自己,他就會立刻找理由要先離開。

至於原因嘛,說實話,他好像也不清楚,只知道心臟怦怦怦的提醒自己要趕快離開,等到自己回到家以後,他就再次氣惱怎麼不再多留一回兒。

今天他又準時到何家報到,看著一貫在彈琴的何瀚,他忍不住說到自己一直很想說出口的話。

「你哥哥,怎麼這麼有氣質啊 ! 跟你真的差很多。」項允超藏不住的貪婪眼神,一直鎖定著正彈著鋼琴的何瀚。

「喂喂餵 … 什麼彈琴有氣質 ? 我們何家本來就是貴族氣質代表,哪需要靠什麼彈鋼琴啊 ? 」何慕 瞪了項允超一眼,「哪裡差很多,說 ! 」

「嗯 …… 」經自己的朋友這麼一提醒,項允超認認真真的看了何慕許久,「你嘛 … 雖然嘴欠人扁了點,基本上不開口還算長得可以,就是差了我一點 … 嗯,差不多就這樣。」

「靠 ! 你也太簡短了吧 ! 那我哥呢 ? 」

「你哥啊 …… 」項允超站在門口再度將視線放回何瀚身上,「他很好 …… 」與何慕健康的膚色相比,何瀚的膚色較為白皙,一雙眼 就像那人正彈奏的琴聲,乾淨純粹毫無雜質,垂下眼的睫毛像扇子一樣搧呀搧的,搞得他的心臟都跳得有些不規律了。

「好什麼啊 ? 」等著對方下文等的不耐煩的何慕大吼一聲。

叮 ……

琴聲在何慕說完話後停止,緊接著兩人難得默契十足地站的直挺挺,臉上浮現一陣尷尬的笑容。

只見何瀚微微驚訝的眼神一閃而逝,然後點點頭,笑得很柔軟,「你的朋友嗎 ? 你好 ! 」

項允超握了握拳,掩飾自己的緊張,「我叫項允超,你好 ! 」何慕 的哥哥長相好 … 連聲音 … 都這麼可愛 … 鼻音有些重,聽起來像跟自己撒嬌一樣,真好 !

「呃 … 哥,這就是這陣子常到我們家來聽你彈鋼琴的傢伙,哈哈,對吧 ! 」何慕 用手肘撞了一下項允超,要自己收拾後果,門都沒有 !

「哦 ! 就是你呀 ? 這次怎麼有空留下來繼續聽我彈琴 ? 」何瀚不愧是何慕的哥哥,吐槽手段也是隨口就有。

「呃 … 之前都有事,今天,特別想留久一點。」項允超像在背誦一篇生硬的文章似的,口氣僵硬到一旁的何慕都難以置信,這還是在學校交際手腕十分圓滑的項允超嗎 ?

「哈哈哈 ! 」面對瞬間變成機器人的項允超,何瀚忍不住輕笑出聲,「既然有空,就留下來吃晚飯吧。」

「啊、啊 ! 好、好啊 ! 」聽到何瀚的邀約,項允超急忙地說道。能與自己最近留意的人吃飯,項允超的心情十分雀躍。

 

愛情往往使人盲目 ……

不知為何,看著項允超欣喜的臉,何慕腦海中突然浮現出這句話。

待續

感覺來了就想打…學生時期是純情的項總……

應該都是甜甜的吧><””我的世界沒有鬥爭(是懶得想)

會不會沒人看啊……(總是為自己發的文緊張…悲哀啊)

评论(10)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