曄豔

【峰霆】與你相愛的33件事- 26

Part26 賞夜!

 

車窗外是一片漆黑,唯一有亮光的是前方,被車燈照亮的前方道路。

開車的男人熟稔的轉動方向盤,時不時地看著身旁那熟睡的側臉,嘴角不自覺的揚了揚。

許是因天冷的緣故,閉眼沉睡的人不自覺地又將臉埋進身後的椅背,接著又將蓋在身上的羽絨外套拉了又拉,整臉幾乎被外套給淹沒。

不能怪那人睡的那麼沉,實在是因為天冷讓人容易想睡的原因外,還有另一個造成他如此熟睡的主因。

前陣子他們不常聯絡,恰巧兩人的共同朋友邀請了一大群久違的朋友相聚,因此多日未聯絡的兩個人,又再度聊起天,彼此的疙瘩也消逝殆盡。

但聊沒多久兩人便迅速的離開聚會現場,原因是…某人不小心誤喝了一口濃度頗高的高梁,導致整個人微醺不說,還險些在眾人面前發起酒瘋。

而身為那人的好兄弟只好先帶著這傢伙離開現場,然後開著車到自己熟悉的山上,讓這傢伙能待在這醒醒酒再回飯店,避免被一些狗仔拍到他喝醉的糗態。

經過冗長的車程後,開車的人才將車停下,他伸出手輕輕地拍了拍對方的臉,低聲說道,「偉霆,醒醒,該起來啦!」

聞聲而醒的陳偉霆睡眼惺忪的眨了眨眼,一時懼光的眼瞇了又瞇,「到了沃?」抓了抓被蓬鬆的羽絨毛給弄得有些發癢的頸項,他開口問道。

「嗯,下車吧。」拔起車鑰匙,李易峰從後座拿了件自己的大衣穿上,「外套快穿上,我想開車門透透氣!」

「嗯……喔……」不同於開車的人的精神抖擻,剛睡醒的陳偉霆正呈現現在完全想賴床,絲毫不想動作的狀態,剛剛喝完的酒勁還沒全數退盡,又被人急忙忙的催促,讓他忍不住哼哼了幾聲來發洩自己的起床氣。

見陳偉霆皺著眉、賭著氣,總算將外套穿好以後,李易峰才放心地將車門打開,並迅速地將門關起,以免太多的冷風灌進車內。

山上的涼風拂過李易峰的臉,不同於車內的暖氣,清新的冰冷氣息讓人有種冷的刺骨的感覺,卻又帶點醒腦的作用,讓人心曠神怡。

在聽到另一邊的車門有開啟的聲響,李易峰連忙走了過去,並從大衣的口袋拿出了一個口罩遞給陳偉霆,「戴上再出來。」

「哇沃!!」自車內出來的陳偉霆驚叫了一聲,因踉蹌而不穩的身體完全的被李易峰給抱住,「小心點!」李易峰單手抵住對方的腰,另一只手則緊緊的扣住車門來支撐自己,嚇了一跳的陳偉霆雙手緊緊還在李易峰的肩上。

待完全站穩後陳偉霆才從對方懷裡離開,他使力的打了李易峰一下,「把車停在斜坡上,里素不會縮一下的沃!!」像只炸毛的動物的陳偉霆忿忿地說道,剛才還有一點的睏意全被嚇沒了。

「我忘了說,抱歉!」替陳偉霆關上了車門,李易峰嘆了口氣,「但我不是有把你扶好嗎?」

「如果里沒扶好,窩就摔下去了哩!」

「所以我扶好啦!」

「辣如果里沒扶好……」

「不可能!」李易峰毫不猶豫地脫口說道。

「好好好、里行、里行,有健身嘛!窩信得過里…但是,為什麼要停斜坡上?」

「讓你走走路,好醒醒酒,順便讓我試試我手臂練得如何。」

「太狠啦!拿窩做實驗,朋友是這麼當噠?」邁了幾個步伐,陳偉霆刮了刮因酒氣而有點紅潤的臉頰。

 

「行,里都最強啦!」陳偉霆環視了下底下的風景開心地指了指,「介個地方真的好耶!大家知道嗎?」

「你可是我頭一個帶上山的,你說呢?」李易峰將手插入口袋,回應道。

「欸?」陳偉霆愣了愣,「里沒帶女盆有來過的沃?」

「哪天如果我分手,豈不是少了一個好地方能來?」

「那盆友呢?」

「到時如果一個傳一個,這裡不就成了藝人的聚集場所?」

「難怪里願意帶窩來,反正窩對這裡又不熟…而且還素睡著的狀況來……好賊沃里!」陳偉霆翻了翻白眼,「那窩一定要把介里看個夠,反正也沒機會債來咯!」

「你如果還想來,我再帶你來。」

「介麼大方?」

「沒辦法,誰叫你特別。」

「哈!對對對,反正窩不識路,不會縮出去,真的挺特別的。」

「是啊,誰叫你路癡!」李易峰捏了下對方的臉頰,心情有些火大。

 

今晚的夜依舊寒冷,但是摸過這傢伙的手卻特別的熱,是錯覺嗎?

 

                                                                                            

-----待續

老早就想寫這個梗,就是等等一下車沒站穩,峰峰緊緊的扶住等等~~~~

問我為什麼又個斜坡梗,嘛~就是某天從山上下來剛好看到有幾輛車停在斜坡上,然後就腦補這個劇情了……

所以峰峰是計畫型犯罪者,打定了不知路況,一下車必定會踉蹌的等等,再發揮自己的英雄救美的計策~~真是如意算盤打的超好的呀~~

评论(2)

热度(35)

  1. 曄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