曄豔

【超瀚】最愛的人---下

【超瀚】最愛的人---下

~~據說還有番外篇的樣子~~

 

回到了兩人目前所暫居的住所,何瀚先是看了一眼獨棟的建築物,接著從口袋裡拿出手機,請自家的司機現在來接他。未料,話還尚未說完,手機就被項允超給奪走,「你們少爺喝醉了,在我項允超這,你不用過來。」

自己老闆和項允超是什麼交情,在他們底下做事的人怎會不知一二,自然是連忙說好,並請項總裁好好照顧自家大少爺。

「我今晚不住這!」何瀚扶了扶額,他萬萬沒想到自己的話,竟抵不過項允超給的一句命令,他請的人究竟在為誰辦事?

「那你想住哪?」

「住我家!」

「這也是你家。」

「我要回我何氏那邊的家。」不知是真的酒精發揮作用,還是他真的有點動怒,總之他的心臟跳好快,糟了…他記得家庭醫生有提醒過他,情緒盡量不要起伏這麼大……

「沒人接你,還是乖乖上樓吧!」

「好,上樓!」為了自己身體著想,何瀚努力平復自己的情緒,犯不著為了個項允超毀了自己寶貴的生命。

一坐上了沙發,說實話他已經被項允超所有的舉動給弄得生不出氣。

一服侍完自己坐上沙發後,那人又忙不停蹄的從臥房拿了件乾淨清爽的衣服為自己換下,爾後還拿了一條溫熱的溼毛巾替自己擦拭,接著還調了一杯醒酒茶哄著自己喝下,那一氣呵成的舉動讓何瀚全然插不上話讓項允超停下。

可惡,被他這樣殷勤對待,搞得自己真的是小家子氣。

「舒服點了嗎?」項允超忙活完這些事後,這才坐到何瀚身邊。

「嗯……」充分被人捧在手心裡的何瀚點了點頭,乖乖地靠在項允超的肩膀上。

「你今天賭氣喝酒,是因為何慕吧?」

「嗯。」他不否認,所以他也直接說道,「可是我知道原因,所以又無法真的生氣。」

「我就知道那傢伙嘴大,藏不住秘密。」

「不許你說我弟弟,他是為我好才去問你。」

「他是為你好,所以才敢要脅我,如果是因為真心愛你,就應該為你未來想,而放你走,否則就不叫愛你,只叫喜歡,自私的喜歡。」項允超眼神在說完後逐漸變的陰狠,「你知道我回答他什麼嗎?」

「嗯,他跟我說了。」何瀚伸出手溫柔地為項允超解開領帶,「你說你不愛我…只有喜歡我…他都跟我說了。」他的眼神在說完話後有點黯淡,「你是恐怖情人嗎?這樣對我?」

「嗯,我想我真的只愛自己,所以我絕對不會大方到把你讓給別人,還祝你幸福!」

什麼愛他就該給他更好的未來那些屁話,他項允超可完全不認同,所以他一定是屬於無法愛人的那種,他不會為了何瀚好而選擇讓何瀚離開自己。

「嗯……是自私的人。只有小孩子的獨佔欲才會這樣自私、霸道而不知放手…你的話,讓我弟聽了很生氣……」對項允超的自私愛人方式何瀚也不惱,只是止不住地輕笑。

「不過你願意接受這樣的我,對吧?」項允超大力的吻著何瀚的唇,帶著香料的唇膏幾乎被項允超舔入嘴裡,待親吻結束,何瀚已經有些喘氣。

「你今天的唇膏塗得太淡了,應該再紅一點。」項允超舔了舔唇角,他喜歡在接吻時將何瀚的嘴上的唇膏舔掉,然後再慢慢地用自己的唇壓在何瀚的唇上慢慢蹂躪,折磨到那人的唇呈現嫣紅的模樣。

「呼…擦成那樣,多奇怪……」要不是因為自己身體太差,唇色較於一般人白一些,他才不想特地在外出時抹上那種唇彩,只為了讓外人知曉他並沒有傳言的那樣文弱。

「也是,不如下次就別擦了,我親一親也夠讓你面色自然。」

「那我不就該好好的答謝你!?」

「你不介意我以自私不讓你走的方式愛你,就是對我最好的答謝。」項允超邊說邊將自己的唇往何瀚的鎖骨吻下,「我剛才早就把遲不住,你太誘惑我了,阿瀚……」

「哪有!」

「你在車上生氣,又在下車後玩那種小把戲,真以為我沒看出來?」

「我是真的不開心,誰跟你玩把戲?」何瀚輕捏了夏項允超的手臂,卻因為不捨而替對方揉了又揉,「竟然跟我弟說那些有的沒的,害他昨天晚上吵了我一整晚!」舉起還有點發酸的手臂,「我的胳膊都快背他扯斷了,覺還沒睡好,你打算怎麼補償我?」

「這麼嚴重!?」項允超故作驚訝地大喊,「那待會你在床上躺好,我辛苦點自己動,親自服侍你,如何?」

「你真的很無恥!」

「好啦!先洗澡,晚點我在床上好好地向你賠罪!」

「你真的很……」所有想罵的聲音全數融化在項允超的嘴裡,何瀚只得羞地猛摀著發出呻吟聲的嘴,再也罵不出生氣的話。

 

~~tbc

我一直在想,河瀚身體辣麼差,肯定會塗個唇膏,讓自己看起來有點精神的說! 所以我就這麼想下去了~~~

评论(6)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