曄豔

【峰霆】與你相愛的33件事- 22

Part 22  願賭服輸

 

世界杯足球賽賽況,是這陣子最熱門的話題,而喜愛看球賽的李易峰,也招集了圈內的幾位好友來和自己看球賽。

當然除了必要的觀看球賽外,身為中國團結好良民代表的李易峰,也跟隨著全民瘋微博的”世界盃競猜”潮流,發了一個動態,並且標記了他目前最滿意的好兄弟---陳偉霆。

他交友情況基本上是這樣定義的,首先,肯定要夠聊得來;再者,身上不能夠有臭味。他對氣味雖不到有過份高的要求,但是絕對不能有怪異臭味!沒辦法,他打小就難以忍受這個味道,要怪也只能怪他父母把家裡打掃得太過整潔,以至於把自己養成那麼個重潔癖的人。

對他來說朋友雖是重要,但也絕對不到需要的階段,在這個圈子感情不錯就繼續做朋友,感覺不好也就那回事,不當朋友點頭之交什麼的也夠了。

而陳偉霆是他目前感覺最不錯的朋友之一,除了與自己的價值觀、看法、想法都蠻相同外,還有他身上的味道。

那個傢伙身上總是有股清淡的香水味,這是李易峰十分滿意的一個地方,跟他相處話題聊不完,還不必擔心對方身上會有什麼令自己難以忍受的氣味,要打分數的肯定分數高到無人能敵。

這陣子也加上自己跟陳偉霆因為拍戲的緣故,兩個人走得特別近,自然在玩”世界盃競猜”對賭之類遊戲也會想到那個人。

不過巧就巧在他們所賭的世界杯冠軍得主,都是同一個國家,所以這場賭軍基本上根本無法成立。

而今日閒來無事拉著陳偉霆繼續看古劍的李易峰,突然想起了之前的賭約,隨口說道,「結果巴西輸了,欸,我@你的賭還記得嗎?」

「不素窩們都賭一樣的嗎?賭局又不成立,記這個幹嘛?」

「欸,是我先說賭巴西贏的,你理當要挑別的國家,還有臉敢說賭局不成立。」

「窩又沒和你賭,窩似跟馬天宇賭……」陳偉霆挑挑眉,「里現在素想隼樣?」

「賭脫褲子,你不說我還忘了,你倒是挺敢賭的啊?你到底要多毀我大師兄的形象啊?陳.偉.霆。」

「馬天宇又沒應賭,形像還在,沒似!」

「你不曉得中國有句很恐怖的成語嗎?」

「傻麼??」

「食.言.而.肥!」李易峰一個字一個字地緩緩說道。

「?傻麼意素?里寫給窩看好了!」對普通話理解力不好的陳偉霆皺了皺鼻子,決定提出這個建議,他可不是笨,是聽不太懂。

「看。」李易峰迅速的在手機裡輸入了這四個字,還順便了直接幫陳偉霆查了這句成語的意思,「代價很可怕吧!」

「就說賭局不成立,隼麼會有代價,哈哈哈!」陳偉霆咯咯地邊笑邊吐嘈。

「里太認真了,真素逗逼壓!」說完,他將手機還給李易峰,繼續不顧形象的地開口大笑。

「也是,像你這種急於強調解釋的人才會這介意,我也不過提醒你而已,你聽聽就好。」

「才不素,窩們是真的沒對賭!」

「看,這就是急於解釋的人會幹的事,一直強調。」李易峰按著電視遙控器的音量鍵,讓電視的聲音蓋過陳偉霆的說話聲。

「窩們沒對賭。」他用著淡淡的口吻提醒。

「嗯。」李易峰則敷衍的回應。

「真的米有!!」他佯裝激動。

「嗯。」李易峰依舊冷淡。

「李易峰,窩們上次賭什麼啊?」陳偉霆實在是沉不住氣,便開口問道。

「賭局又沒成立,問這個幹嘛?」李易峰偏過頭,不在意地回覆。

「賭什麼?」

「自己查。」

李易峰瞟了已經安靜研究手機的陳偉霆一眼,他有點意外這個傢伙已經在尋找上個月的微博紀錄。

待古劍奇談這集播完後,李易峰就看到某人露出一抹賊賊的笑靨,然後用著自帶香氣的手摸了自己的臉一把,邊摸還邊笑道,「不就素個kiss嘛!窩還以為賭了多少錢哩!」

「原來賭的不是錢啊?」拍開陳偉霆的手,李易峰惋惜的擺了擺手,「那賭約就不重要了!」

「不行!窩卡不想食言而肥,來吧!願賭服輸! 」

「是你說賭約不算。」

「素里說窩食言而肥的…別說啦,親一下沒似的,你乖厚!」

「滾!」

「來不及了,里認命吧!」陳偉霆以居高臨下的姿勢看著李易峰,接著伸出修長手臂困住正坐在沙發的人,「不過就素個kiss又沒什麼,忍一下就過了厚!」這句話不知是說給對方聽,還是在為自己的行動打強心針,總之陳偉霆在重複完第三遍同ㄧ句話後,將唇緩緩地靠近李易峰的唇上。

看到前方逐漸放大的臉孔,說實話,李易峰是緊張的,不過好兄弟玩個親嘴也沒什麼,但自己被困在沙發上這也……

能分神想這些無關緊要的事,想想自己也真是有夠無所謂,將思緒拉回的李易峰看了一眼位置仍沒繼續前進的陳偉霆,然後開口說道,「你到底好了沒?」他都分神分完了,這人還沒結束也真是夠會拖。

「要親啦,別吵!」說完他再度地伏下身,朝李易峰的嘴巴靠近。

感受到與自己截然不同的溫度覆在唇上,軟軟還香香的,再然後,他聽到陳偉霆的尖叫聲。

「里幹嘛!!」

等李易峰看清眼前情況時,他只發現陳偉霆面紅赤耳的用手推著自己肩膀,而自己的一隻手正放在對方的腰上,另一隻……「哇!沒注意到,抱歉!」李易峰立刻將自己的手從對方胸.前已經挺.起的小豆移開,他是抽了什麼瘋啊?光明正大的吃人豆腐。

「里太誇張啦,連窩都不放過!!」陳偉霆紅著耳朵,努力地用手隔著衣服搓著自己剛被人蹂躪過的胸前小豆,「也太饑不擇食了!」

「誰叫你剛才彎下來我就看到你那裡,穿那麼露,怪誰啊!」李易峰撇開眼不去看正在上演自行摸胸戲碼的陳偉霆,這傢伙根本是神經太粗,還好意思怪他亂摸,他別亂露他也不會……

沒錯,都怪那個人,穿了一件寬鬆又露腰線的的背心,一彎腰連胸前兩點都藏不住,還敢說自己飢不擇食。

「李易峰?里還好嗎?」見李易峰仍不理自己,陳偉霆便伸手推了堆對方的手,「窩沒素啦,欸,沒怪里…摸一下沒傻麼的,窩又不介意!」

這個粗線條的傢伙。

有點惱火的李易峰一把拉下陳偉霆的手臂,加重力道的將唇壓在對方微微開啟的唇瓣上吻了一下,「該介意的好嗎!」說完,他又用手捏了捏陳偉霆的嘴吧,「被人亂摸也沒個警覺性!」

「里幹嘛又親ㄧ次,還捏窩嘴吧!」嘴被捏得脹痛的陳偉霆真的有點火大了,被人莫名其妙的對待,他也是會生氣的!

「親你是履行賭約,捏你是讓你長記性,別讓人佔人便宜還幫人說話!」李易峰壓住怒氣一字一句的說道,雖然他也不清楚自己是生哪門子的氣,對方沒怪自己亂摸還大方的表示不介意,又沒怪罪自己,自己反倒是氣得要死。

 

履行什麼破賭約?真的是腦子進水。這是今天,兩人不約而同地有著相同的想法。

-------待續---------

撒花,終於有肢體大進展了~~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