曄豔

【蘇越】縱有情,仍需天意成全(終章)

 

終章

在陵越心理,有個讓他非常尊敬的人。那人,收了年幼時的自己作為弟子,是天庸城的紫胤真人。

聽說在紫胤尚未來到崑崙山天庸城之前,這裡還只是個無太多人知曉的門派,但自從紫胤來了後,創了不同劍術,才讓這個門派的士氣逐漸茁壯。

紫胤是位不居功勞之人,做為他的首席弟子一直對這一點很是驕傲。他師尊的劍術與天庸城的眾掌老相比,簡直是出類拔萃,但他卻只願居於執劍掌老之位,不願勝任掌門這位置,更贏得崑崙山上上下下人的讚賞。

此生能拜入紫胤真人門下,是陵越最自豪的事。

因此,紫胤吩咐的任何一件事,陵越絕對會放在心理,師尊說過的毎一句話,他都會牢牢地記住。與屠蘇挑起戰役,是陵越頭一次未聽進師尊的提醒,他知道師弟身上有著蠻橫之力,平時師兄弟間的練劍也無法參與,而自己竟然為了不服輸的個性,讓師尊損了修為,師弟被罰,而挑起事端的自己受了重傷,對這件事陵越一直耿耿於懷。

他沒屠蘇那時的沉的住氣,魯莽的行徑給他很大的教訓。經過那次發生的事,他對屠蘇有了欽佩之意,對方沉著內斂的性格讓陵越不自覺得想知曉,究竟是何謂執念能讓一個孩子有著這麼沉穩的性格。

 

芙蕖曾說過,她因為有幸師承天庸城掌門門下,招來不少人眼紅、妒忌,時常招到同輩的弟子們戲弄,唯有大師兄,不會欺侮自己,還會出面制止那些人幼稚的行為,所以陵越在芙蕖的心理,一直佔有很沉很沉的分量。

 

在每個人的心中,總會有一個人的存在,會時時放在心上。

對芙蕖來說,陵越是特別的,師兄超群劍術以及幫自己免受欺負的舉動,讓她從小小年紀的崇拜,到現在的無止盡的滿滿欽慕,已是無法用言語可形容。對陵越來說,師尊及師屠蘇是個特別的存在,欽佩師尊的淡然性格,欽慕師弟超群劍術。而對百里屠蘇來說,那為人處事都一絲不苟,對師尊的任何囑咐都會依依做到的陵越,則是自己心中很特別之人。從未對身附煞氣的自己感到恐懼,甚至帶著尊敬的眼神看待自己。

天庸城中的師侄、弟子,許多都將自己視為怪物,在同輩中惟大師兄一人,願意將他當常人般看待,或許對陵越來說這不代表什麼,但對長期被人視為異端的屠蘇來說,陵越無意的舉動,是讓自己穩住心神的最大主因。

 

不難察覺,對師兄來說,師尊,是最為重要的人。

不敢說自己的觀察力比尋常人來強,而是陵越表現出來的尊敬心態實在強烈的令人難以忽視,幾乎可以與芙蕖師妹做拼比。芙蕖對陵越的敬愛之心,其實屠蘇也感覺得出是帶有戀慕的情感,師妹年幼,自是不會察覺到自己心中的愛戀之情,而他百里屠蘇,之所以能察覺到這兩人的那份情感,實是因為陵越存在對於自己也很是特別。

在這種情感方面之事,屬陵越最為遲鈍。

他覺察不出,那開口閉口都是大師兄的芙蕖,對自己有什麼其它心思,僅以為那只是小師妹對自己的依賴那樣,就像自己欽佩紫胤真人那般的單純敬意。

他也感覺不出,百里屠蘇對自己的任何舉動,都不厭其煩的效仿,只為了讓自己更相像陵越那心中完美無匹的師尊。

那次與狼妖一戰,陵越要自己離去,就怕兩位弟子都不慎喪命,師尊無法承受。

但那人從未想過,如果有任何萬一,不只師尊會難過,還有芙蕖師妹更會傷心,而自己,也會因為陵越的不測而痛心。

如今,屠蘇為了解開體內煞氣,回到了天庸城。

「屠蘇師兄 ! 」女孩伴隨著腳步聲著急的喊道。

「師妹,師兄。」屠蘇轉過頭看向前方的兩個人。

「師尊命我前來告之,明日晨時請你於天庸城祭壇之上等待。」陵越走向前,說著方才師尊要自己告知屠蘇的事宜。

「多謝。」屠蘇拱了拱手,對著陵越說道。

「祭壇 …… 你們兩個,到底在說什麼呀 ? 芙蕖都聽不明白。」芙蕖皺了皺眉,「屠蘇師兄,我聽師父講,你已經被執劍掌老逐出、逐出 …… 那個 …… 不是真的吧 ? 」

「並非師尊如何,當初是我自己執意不返崑崙。」

「為什麼 ? 」聽到這個對自己也照顧的屠蘇這麼一說,芙蕖摸了摸自己胸前的長辮子說道,「還有啊,大師兄告訴我,屠蘇師兄這一趟回來以後,就要去很遠很遠的地方,非常遠 …… 那到底是有多遠 ? 」

屠蘇聽完芙蕖所問的事,他看向陵越,只見那人搖了搖頭,要自己莫要將這件事說與芙蕖,他也了然的靜靜地不出聲。

想是師兄或多或少也知道自己的決定,為了不讓芙蕖師妹擔憂,他也沒跟芙蕖提及,知道陵越心思的屠蘇,自然也沒跟芙蕖明說。

「師父想把掌門之位傳給大師兄,三年以後要舉行儀式 …… 」芙蕖藏不住為大師兄感到興喜地晃了晃身子,「三年 ~ 屠蘇師兄總該回來了吧 ? 你一定會在的,對不對 ? 」

「 …… 恭喜師兄。」屠蘇沒回覆芙蕖三年是否能回來這件事以免對方擔憂,因此他索性換了個話題。

「何喜之有 ? 」陵越搖了搖頭。                

聽到陵越的回答讓屠蘇睜大了雙眸,他以為師兄不負師尊期望,當上掌門應會很是興喜,怎知對方的回答竟是如此。

「我曾經,拜於一人劍下,自此以後,在也無緣一戰,心中雖存和恨,亦是輸得口服心服 …… 師尊與我言明,不會繼續居於執劍掌老之位。」

「若有當一日我當真執掌門派,於心目中,早已定下執劍掌老之人選。」陵越慢慢閉上雙眼,「此人 …… 即將遠行,那個位子便會永遠空著,直到有一天 …… 他從遠方回來。」他的聲音難掩哀傷,屠蘇直直地盯著陵越,想記清楚師兄因為他強忍傷感的神情。

「師兄 …… 」他從未想過在陵越的心目中,自己是這麼值得他器重之人。

「所以說 ~ 屠蘇師兄可不能離開太久呀,大家都會等著你呢 …… 芙蕖,芙蕖也會想你 …... 」芙蕖開心的說道,企圖將大師兄難過的情緒給趕跑,「你答應我,最晚最晚最晚 ~ 三年內一定回來,好不好嗎 ? 」

「好。」屠蘇點點頭,視線緊緊地鎖住陵越「此去一別,師兄與芙蕖都要保重。」

「屠蘇師兄不用替我擔心,我肯定過得好好的。像是上回闖了閉關禁地,有執劍掌老說情,師父不也沒捨得罰嗎 ? 就算執劍掌老不管,大師兄也會幫著我的。」芙蕖說著讓屠蘇師兄安心的話。

屠蘇看著芙蕖點了點頭,接著他又看向陵越,點了點頭。他的師妹有師兄便會安好,那樣純真的心性未改,想來師兄也習以為常,因此也沒特別說些什麼。

只是今日一別,是否能再踏入天庸城與陵越、芙蕖相聚,他,唏噓。

煞氣封印解除後,屠蘇與紅玉準備離開崑崙山,芙蕖以及師兄也前來為自己送行。

芙蕖那時所說的話他有些聽不清,他只記得當時的自己專注的看著陵越,內心原先強烈的悸動緩緩地散去,如同被銳器敲碎般漸漸剝落。

那份藏在內心的情誼,想是永遠都無法對師兄說出口,即使明知有情,卻無法與天意抗衡,只能隨著自己的性命一同埋葬,那份曾親自體驗過的刻骨情感。

 

-------------------------------------- 

總算將這篇文的標題意思用到了,故意沒明確的寫出屠蘇對陵越的情感是傾向於愛戀慕多一些。

別問我為什麼,我就是這麼打了。

順道一提,寫這篇文的最大主因是想描寫屠蘇看到陵越對自己搖搖頭要屠蘇不要讓芙蕖知道屠蘇可能不會再回來那段我覺得遊戲那段的情感戲好重啊 !

陵越避免多一個人傷心,所以選擇不告訴芙蕖屠蘇離去的真正意思

也在當下對著屠蘇搖頭,不要說與芙蕖知道

陵越當下做的選擇,讓屠蘇明瞭到陵越不希望芙蕖跟自己一樣對自己的離去感到難過,另一層面地意思是,你 ( 陵越 ) 保護了芙蕖免於傷心的情感

而我 ( 屠蘇 )  ,卻獨自面臨永無天日的死亡 ……( 這是我想太多太過腦補的想法,誤當真 ) 

就是因為這樣的關係,屠蘇也沒將這份世人無法接受的情感告訴陵越      

---

另外再說說這款遊戲,我覺得屠蘇是天庸誠中,對情感這件事觀察最透徹的人 !

因為與狼妖一戰,他告訴陵越如果陵越出事了,師尊傷心芙蕖也會傷心

所以他應該是知道芙蕖是喜歡師兄的

為什麼說陵越在感情最遲鈍呢,因為 …… 他真得很遲鈍 …… 屠蘇說芙蕖會傷心時還回答屠蘇一句「什麼 ? 」哎呀媽 ~ 陵越小親親,你真的遲鈍到爆炸耶 ! !

 

最後再次提醒,陵越對師尊的情感是深深的敬仰,

芙蕖對師兄是敬愛 + 愛慕

屠蘇對陵越是重視 + 戀慕 + 欽慕 + 好多好多好多 ~~~~~~

耐心看完的各位辛苦了,這不算是壞結局,只是想描述我腦補的一些遊戲劇情

所以不會去更改結局的

本來還想打一段是述說屠蘇對晴雪的感覺應該是屬於愛情

 然後回到崑崙山看到陵越,屠蘇發現,他對陵越除了很深的情感外,還有一點點他在晴雪身上有的悸動,甚至更為強烈  

不是要讓大家認為屠蘇花心喔 !  是因為只要你真正去體會自己的心你會發現情感不會有肯定、絕對的答案,而是適那人給自己的感覺,以前相處的種種獲線在發生的事皆會讓人的情感有所變化 ( 愈說愈抽象 … 無言了 ……)

說得更簡潔一點,他愛上的晴雪的悸動,他發現在陵越身上也有這抹悸動的感覺,因此他也有點了解,對師兄不僅是欽佩還有些愛意 ………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