曄豔

【蘇越】縱有情 ,仍需天意成全 (下)

對於百里屠蘇,陵越是個不太一樣的存在。當同門師兄弟來找自己麻煩,陵越便是那往往出面解決這類問題的人,其實說是解決也不太對,因為陵越大師兄也只是露個面,話都還沒開始說一句,那群預備輕侮屠蘇的人群便會迅速換張嘴臉,然後裝做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離開大師兄的眼皮子底下。

當然,陵越也真不愧是掌門及師侄們最為看好的弟子,從那些人的舉動他或多或少也能猜的出,是那群不好好學習劍法的同門在變著法找屠蘇麻煩,因此他往往會兩邊都出聲告誡,不偏袒任何一方免得日後那些弟子借題發揮。

 

“師尊之意,師弟身具蠻橫之力,易因情緒起伏而影響,若你心志不堅,反被旁人左右遭煞氣反噬,師尊縱有意救你,終是枉然。”

“我師弟年幼,若有何不妥之處,陵越願代為處理。”

這兩句話是屠蘇被人欺負時陵越時常講的話,而他也許是聽過太多太多遍,而想法也開始轉變。

他人欺我,手中有劍便能不受他人欺侮,也不需一次次連累大師兄來幫忙自己,讓他人對陵越有所說詞。

 

修道之人,練神練氣,最講究心神清明。今日,屠蘇、芙蕖以及陵端得涵晉真人之令,至”妄境試煉”一測,借此明瞭自身心志不足之處。依循門規,首次進入妄境的弟子,由一名已經通過試練的弟子陪同,因此涵晉真人便派了執劍長老首徒陵越前來帶領。

屠蘇專注地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陵越,不曉得大師兄之前被焚疾所傷,身體是否好全?才剛處裡完山角下的問題沒幾日,現下又要帶著他們進入”幻境試練”,不知勉強與否?

 

四人在聽完涵晉真人的囑咐後,便來到即將進行試煉的入口,陵端及芙蕖率先進入”幻境試練”,陵越在那兩人進入法陣後,也邁著步伐準備進入試練入口。

「師兄。」

「何事?」陵越轉過身子,看向還待在原處不為所動的屠蘇。

「師兄,你的傷……」實在按捺不住自己擔憂大師兄的身體狀況,屠蘇便開口問道。

「將養百日,已無大礙。」陵越閉上眼搖了搖頭,讓對方莫要擔憂。

「師弟魯莽,寫些鑄成大錯------」他自責地將視線垂下,無法直視被自己所傷的陵越。

「與你無關,是我不尊師囑,執意比劍。」陵越看著一臉自責的屠蘇繼續說道,「師尊罰你面壁百日,本該由我代受,奈何……幸而如今傷癒無恙,也免師弟繼續經此責罰。」

「可是師兄-----」

「此事休得再提。過錯在我,不在你。」他看著仍一臉歉疚的師弟,明明當時自己執意向屠蘇比劍,害師弟被師尊受罰,他真的非常自責,如今還是師弟提及這件對方並非沒有過錯之事,更是令自己羞愧至極。

「眼下集中心神通過試煉才是。」陵越將身體背向屠蘇,隱去那懊悔的神情。

陵端及芙蕖已進入幻境,若不立即壓下那對師尊及師弟滿滿歉意的情緒,那麼待會的試煉必定會因為自己動搖的心神而變得更加危險。

見陵越的身影已消失在試練入口之中,屠蘇才緩慢地邁出步伐靠近試練法鎮。雖然師兄沒將事情怪在自己身上,但事實上,還是因為當時自己定力不足,才會這麼容易被陵端和師兄的言語煽動,鑄成對師尊及師兄拔刀相向的這等大錯,若當時的自己能控制好自己,想來陵越也不會受傷。

境入妄境的景色是屠蘇很是熟悉的紅葉湖。聽師兄所言,定然是自己心中深埋而無法忘卻之地,故在妄境之中顯現而出。

在屠蘇簡略的敘述自己將這裡取為紅葉湖這名字的緣由後,陵端聽完便一臉不耐煩地的說道「什麼湖不湖,真蠢的名字!」無視眾人瞥向自己的眼神,陵端用手撥了撥額上的髮絲,「這地方也不像有多大危險嘛!小爺我先走一步,早些打倒怪物早些出去吃飯!哈哈哈!」話一說完,陵端也不顧陵越的叫喚,便獨自一人興沖沖的向前跑。

芙蕖見狀,跺了跺腳,嘴裡唸著「走了也好,誰稀罕跟他一起!」

雖氣歸氣,但最終還是聽著大師兄的話,乖乖地的先去尋找陵端,以免哪傢伙在這”妄境試練”中出了什麼狀況。

 

「你們看,是陵端!」在三人找尋了一陣子後,芙蕖突地指著前方的身影。

「陵端,快快回來!莫要逞強單獨行事!」陵越趕到芙蕖身旁後對著陵端嚴厲地說道。

「哈哈哈,逞強?」聞言,陵端插著腰,對陵越的提醒嗤之以鼻,「別以為我跟你們一樣沒用!」

「我發現這幻境還挺有意思!」他舉起一隻手,擺出平時念法咒時食指中指伸直,其餘手指接併攏的姿勢,「哈哈,瞧這個!」

「住手!」陵越大喊,見陵端並未打算停止動做,難以置信的看著那天真的師弟,「怎可以心念催動怪物!不怕引火焚身?」

陵端已心念喚出一隻巨大的熊怪物後,喜孜孜的跑不見人影,三人便又開始另一波的尋找陵端。

"妄境試練”,就如涵晉真人所述,以此試煉來讓弟子們了解自己身心智不足之處。
終是各個歷練太淺,今日進行試練的師弟師妹皆心神不夠穩定。自陵端喚出了巨熊妖物後,屠蘇也聯想到幾日前,無意翻看了陵秋師弟由山下帶回的一本誌怪之書,書中提及野外有人面蛇身專吸人精氣的怪物,而後來找到的陵端,自然是被屠蘇一閃而過有蛇妖的這想法,在眾目睽睽之下被這只蛇妖給擄走。

在尋到蛇妖洞後,芙蕖腦中也突然想到,曾聽起靈薇師姐提過,山下許多妖物是要吃人的,特別愛吃白白胖胖那種……聽芙蕖師妹這樣一形容,只差她沒說出陵端那種的,尤其是首選了。

待三人總算協力將擄走陵端的蛇妖,以及兩位同夥給擊敗後,身為頭頭的蛇妖女憑著自己最後一口氣,打算殺了已被綁成烤乳豬模樣的陵端。

「不要!!」芙蕖見蛇妖的動作激動一喊的同時,兩道劍聲瞬間穿進洞窟中所有人的耳膜,兩柄青藍色的劍分別落在蛇妖的手臂上以及腹部,被劍所刺中的蛇妖頓時化一為黑煙消逝不見。

陵越及屠蘇面面相覷,看向同樣與自己果斷出劍的對方。

在救下綁在粗木棍上當烤物的陵端後,陵端與芙蕖喋喋不休的開始逗嘴,屠蘇轉過頭看向陵越說道,「此回試練,多謝師兄相助提點。」

「以師弟修為,破陣不過早晚之事。事才一劍斬蛇,劍勢凌力霸道,令人佩服。」陵越點出屠蘇適才的招式,經由上回的比試他深知師弟的劍術了得,而方才對方出劍的方式更令他懾服,。

「怎敢自負,師兄之劍亦是後發而先至。」

「如此刻苦修練,莫不是想要有朝一日下得崑崙山,一展胸中抱負?」曾經看過屠蘇練劍宛如用盡全力的模樣,讓陵越不禁好奇的問道。

屠蘇的答案並非在當下就回答自己,而是過了許久,才將那句話告訴自己。

“手中有劍,方能保護自己珍惜之人”……

 

”妄境試練”結束的當晚,屠蘇腰側配戴著配劍,來到陵越寢居。

推開房門便聽到輕微的咳聲,他放下青藍色的配劍,將那把劍擺放在另一柄樣式一樣的劍旁邊。

這兩把顏色及樣式相同的劍,是師尊贈給自己與陵越的第一把劍,屠蘇喜歡把這兩把劍擺在一塊,感覺能與師兄更親近些。

在撫摸了一下兩柄劍身後,屠蘇倒了一杯還有些溫熱的茶走到師兄正睡下的床邊,「師兄,喝些水吧!」

「你,怎會在這?」

「方才試煉結束,便察覺師兄你神色有些不對……冒犯了,師兄!」屠蘇伸出手放在陵越的額頭上,「果然有些發熱,定是因師弟那時持焚疾傷及師兄所致……」

「不,咳…只是普通傷風,師弟無需自責……」陵越擺了擺手,想是前些日子傷才剛好,又接連處理山腳下的事,今天又費了心神在”妄境試練”,在出陣的一剎那鬆懈了一直繃緊的心神,才不慎染上風寒吧?

「師兄,你先躺好。」屠蘇將剛沾濕的布巾放在陵越汗涔涔的額上。

「無事,你回房休息吧。」陵越閉上眼,口吻有些乏力。

「不,我今日留下照看師兄。」

「不用,你才通過試練,心神必定…要好好調節,回去…...休息……」神智漸漸開始模糊,想是剛剛所喝的散熱藥效開始起了作用,不一回兒陵越已沉沉睡去。

「從前是師兄照顧我,今日總算能讓我照顧師兄一回,還請師兄莫要生氣。」屠蘇看著顯然聽不到自己說的這席話,而安穩熟睡的陵越悄聲說道。

 

 

 

 -----------------------應該還有番外吧??--------------------

是篇我打了都想哭的文  不是因為被劇情感傷  而是被敘述及對話搞的想哭

打了短短的一段文光修文卻修了好久   我都想掐死自己了    寫這文太自謔了

不敢再嘗試了   文謅謅的 我表達能力又不好      寫了又改
光是開頭的文我打了三遍也刪了三遍  真的醉了    
以後絕對不會再寫這種東西來搞死自己!!

都不敢相信看不用五分鐘的短文光打竟然打了四個鐘頭 (都快被文筆差的自己氣哭)

-----------------------------------------------------

最後提醒一下上次預告的蘇蘇吃大師兄豆腐片段

其實 我當時就想好了 那個片段就是屠蘇把自己的劍和陵越的劍放在一塊 以示兩人之間能親近一些

(吃豆腐個毛啊?? 眾人吐槽)

待我好好說明 一個15歲(越) 一個12歲(屠蘇) (這是遊戲設定DLC時 那兩人的年紀)

你們這群大人可別太荼毒年紀小小的小孩壓!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