曄豔

【峰霆】與你相愛的33件事- 12

Part12 片場生活趣味多

 

一場戲開始開拍,除了照劇本所寫的輔助動作外,另外有時導演也會為了拍攝效果好而提出一些要求;剩餘的部分就是靠演員們自己對這各角色有什麼想法,進而將自己全然地投射到角色裡頭,讓這個僅是活在紙本上的人物性格能更加的鮮明。

因此,演員與演員之間在演繹過程中,對表演有什麼看法以及想詮釋的方式,都是片場經常會拿來相互討論的事情。

李易峰在拍攝片場內,也時常和導演及演員提出自己加上哪些動作、舉動能更符合寧至遠這個角色。

今天拍的是外景戲。劇情大綱是---女主要嫁給文家二少爺,男主請自己的好朋友替自己向女主的娘親擺回門。

李易峰在與陳偉霆試戲時不知為何,一直覺得演起來的感覺有些不對位。

「到底是哪怪呢?」李易峰喃喃自語的說道。

「隼麼啦?」陳偉霆看了看NG兩次,被導演叫去休息一下的李易峰,「勳不債焉噠樣子?」

「是心不在焉……」他無奈的糾正了一下對方的發音。

「沃!心不債焉?」

「喂,兄弟。」放棄再次導正陳偉霆差勁的普通話,李易峰一把攬過陳偉霆的肩膀,「為了劇情犧牲一下自己,你覺得…值得嗎?」

「犧牲住己?」陳偉霆挑挑眉,接著換他拍拍攬住自己肩膀的手臂鼓勵的說道,「理所當然的沃!角色本來就是拿來挑戰的嘛!犧牲啥麼噠,小事!」他鼓舞地又拍了拍對方的手。

「那就好辦啦!」

「啥麼意素?」

「我剛剛一直再想,總覺得寧至遠應該在聽到自己的好兄弟幫自己處理事情這件事,表現很開心的模樣不應該只有用嘴巴說,你說對嗎?」

「沃!然後哩?」

「他應該會用嘴說外加配上一些行動,來表示自己心情真的非常開懷。」

「有道理耶!」陳偉霆贊同的點點頭,「不錯喔,抓到寧至遠這個角色的感覺囉!」

「哈,我也這麼想,你等我,我跟導演討論一下。」李易峰迅速走到導演面前,討論著自己臨時起意的想法。

不久,李易峰便興沖沖的走了回來,看著陳偉霆平滑的頰畔,然後伸出手摸了又摸,「妝很淡,OK!」

「什麼呀?」

「我跟導演討論過了,待會,寧至遠這個角色會因為太過興奮,在說完台詞後會親你幾下,你就當嚇一跳,反應別太大,了解嗎?」李易峰一臉輕鬆的解說著待會加演的動作劇情。

「為什麼啊?」

「你不是說為戲犧牲,理所當然嗎?」

「是啊……」他竟然無法反駁了。

「所以我就跟導演討論啦。」李易峰依然故我的繼續說道。

「啊---你又沒縮住件事跟我有關。」陳偉霆指了指自己,提醒對方忘了跟自己討論這件事。

「只是親幾下臉頰,你…演不下去嗎?」他認真的看著對方。

「也…也不素……」他也不是什麼難搞的演員,兄弟之間親個一兩下也沒什麼的,但都只限於打鬧之間的開玩笑而已,說道底也沒真的親過,縱使待會只是親個臉頰,但卡在性別是相同的這個點上,也得先讓他有時間調適一下吧!

「那就沒問題囉?」

「沒、沒問題,小素!」導演都答應了,再去糾結這種小細節也太難看了,陳偉霆一臉”我豁出去了”地說道。

「好,待會就這樣演。」

「咦?哪句台詞說完會親啊?」陳偉霆揪住正往前走的李易峰。

「我憑寧志遠到時給我的感覺再決定。」

「耶?」

「拜託,是我親你耶,你緊張什麼啊?」是他這個親人的才需要有心理建設吧?

「有道理!」陳偉霆皺了皺鼻子,他總是說不過說話都好有說服力的李易峰,只得乖乖妥協。

這場李易峰臨時追加的戲份,一共NG了三次。

第一次是因為親人頰畔的李易峰沒掌握好力道,親著對方的臉親的太過用力,讓陳偉霆出於疼痛反射性地閃躲造成NG。

第二次NG原因是,李易峰不知是怎麼處理這場親臉戲碼的,竟然讓眼尖的女主---唐嫣,從陳偉霆的臉上看到了一抹可疑的水漬,只得再度重拍。

最後一次的NG是,李易峰竟然在親完對方右邊臉頰後轉移到親吻左邊臉頰時,唇角疑似擦過陳偉霆的唇瓣,讓拍戲的兩人都忍不住同時NG。

總算在蹂躪陳偉霆臉蛋的第四次後,順利結束了這一連串的吻戲。

站在一旁許久的唐嫣發出嘖嘖嘖的感嘆聲響,一邊拍手一邊說道,「想不到啊、想不到,小霸王你這個好傢伙,嘴裡說有多喜歡樂顏的,現在卻跟我現在的心上人安大哥霸王硬上,我真的是太小看你了,呵呵呵。」

被女主挖苦的李易峰訕笑道,「我這不也是在還原寧志遠應該有的性格嘛!你說對吧,偉霆?」

「安大哥,寧志遠的吻技可好呀?哈哈哈!」唐嫣順勢的問著耳根子都紅透透的陳偉霆。

「那就要等妳住己去體驗囉!」陳偉霆配合的說道。

李易峰瞥了眼陳偉霆剛剛被自己吻的太大力,而有些紅嫩的臉頰,不禁回想起剛親吻過彈性十足的臉蛋,不知不覺地,他也覺得自己的臉,一點一點地開始發熱。

----------待續--------------


 總算親到了 假公濟私啊你!

评论(6)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