曄豔

【峰霆】謀略--- 第五章


  陸森: 開心點嘛!陳均平:要你管!

(  以上是拍照花絮  ~~~)

                                          陸森&陳均平

第五章


果然不可能一口气就能透过简单的对话,就能理解对方创作作品的灵感、理念。

也是,创意那种东西并不是随说随有,想要就能瞬间发挥出来的,果然还是要有某些契机吧?

陈均平摸了摸客厅墙上绘着的花纹,他那份曾经单纯热枕的创意,在他决定改当艺术总监时就被自己完全抹灭,现在留下的只有对现实妥协的自己,市侩的相当彻底的自己。创新、新颖的想法早就已经完全消逝,想找回来…却发现那种东西真的和空气没两样,他摸不到,也看不到……

他张开那曾经画出不少让人钦慕作品的手,却依旧只是只空荡荡的手,什么感觉也没有,早不回当时流畅地用笔勾勒出一笔又一笔线条的手感。

果然,那个曾经有许多创新灵感的自己早已离现在的他愈来愈远,他变得不再像从前,变得跟那群人说的一样,他完全变了…变的不像以前那样仅仅热爱创意,变的只是个看重一切权势及地位的人…..

明明他还是想找回来当初的自己…明明他就不想变成那样不在乎设计师想法的那种人……

如果不想变得更加自私,变的只看重眼前利益的人,那他就必须把以前的自己找回来。

何况他手中有一张王牌,一张能找回当时纯粹自己的王牌,只要有陆森这个人在一定可以!有那个拥有天赋的设计师在就一定办的到!

陈均平将手轻轻压住自己忍不住上扬的唇角。

有那个从小就处在优异的家事背景中的人,完全没有被现实压力所打压过的人,他的创意思考将会是最最美好、最最纯粹的,而自己能靠着那个人找回那份失去的灵感,找到这份出现在自己身上后来却消失的东西。

所以他才特意的借着公司的名义邀请那个人住到自己的家里,一切虽然都只是为了一己私欲,不过,这应该没什么吧?对对方应该也没什么任何坏处吧?

只要一点点就好,他不会要求太多的,只要找回一点点当时的感觉就好,那他就心满意足了。

陈均平慢慢地将抚着墙上突起纹路的手抽离,竭力地淡去嘴上的笑靥后走回了自己的卧房。

一大早起床,陆森利落的稍微整理了一下因为睡觉导致有些凌乱的头发,大略地将自己的服装整理好才走出房门,「好香啊!」这是他起床后说的第一句话。

肚子不争气的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让陆森只得妥协的去寻找食物的香味是来自哪里。

「早啊!」陈均平在听到离自己愈来愈近的脚步声后转过头说道,「我有放一条新的毛巾在卫浴室,里有看到吗?」

「喔!刚刚有看到,谢谢。」陆森拉开餐桌旁的椅子坐下,看着正在厨房内准备着早点的陈均平,「你还会煮早餐啊,真厉害。」

「哈哈,只是一些简单的东西,还是勉强可以吃的。」陈均平将手中的炒粉摆在桌上,「如果里饿了可以先用沃!」放好一道料理后,那围着围裙的男人又将碗筷摆好,接着又回到煮着食物的锅子面前。

这是冬粉吗?陆森夹起了一口眼前的食物咬了咬,嗯! 「均平总监,你真的很厉害呀!连厨艺都这么好耶!」

「真哒吗?是里太客气了吧?」陈均平又端了一小锅咸粥,这才坐下来和陆森一起开饭。

「其实我本来想说里应该吃面包什么的会比较习惯哒,可是我觉得早餐还是吃点饭比较好。」拿起陆森的碗,陈均平盛了一些咸粥放到对方面前,「尝尝看吧!」

「好香!我刚刚一起床就闻到香味了。」陆森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肚子,「还好没让我饿太久,一下子就有得吃了。」

「真哒?那里就要多吃一点沃!」陆森不拘小节的个性让陈均平笑着催促对方赶快用餐,然后朝着碗里的热粥吹了又吹,专心吃饭的模样让陆森忍不住发出笑声。

「有没有人说你在家给人的感觉跟工作时的完全不一样?」

「啥么?」陈均平抬起眼看着对他自己说话的人。

「看起来轻松多了!」陆森闭上眼睛,想了想,「嗯!身上的紧绷的感觉有稍微减轻了一点。」

「蛤?」陈均平困惑地看着正说着莫名奇妙话的人。

「没事,只是觉得你有点像我的学长,都是个无法完全放松不断压抑自己的同类人。」

陈均平咽下一口粥后看着那个鼎鼎大名的设计师,这样说出特别奇怪话的人,应该…真的……能把从前有创意的自己找回来吧?

 


--------------------------tbc----------------------- --

我也想吃香港的早餐......上網看著看著我就餓了......

然後,因為真的沒實際吃過香港料理(雖然港式飲茶有吃過

但是我覺得食物這種東西,不是去當地吃的口感還是不一樣的

所以就沒有太強調吃起來的味道......

评论

热度(6)